易林补遗(二)

原创 1026298780  2017-10-03 13:37:38  阅读 471 次 评论 0 条

 易林补遗(二)
婴童否泰章第十九
(以子孙为主,不遇绝空克破为佳。)

  婴童卦取子孙爻,不落空亡便可招,化绝化空兼化克,虽观花吐未成桃,如临绝地逢生助,纵见灾危命必饶!

  占儿女,子孙为用爻;兄占弟即兄弟为用爻,用爻若临空,决难长大。虽有用爻化出空绝、或化忌神或临月破,目前虽有,岂得成嗣。用如逢绝,却遇生扶,只恐多灾,决非伤命。

  父母最嫌逢发动,弟兄能喜值重交,财兴此子身还弱,官动其男病未消。

  父占子,父母为忌神,宜静不宜动。兄弟为元神,宜兴不宜绝,卦内妻财动,则泄子孙之气,儿体欠安。官鬼为仇神,动则多关多煞,静则无病无忧。如兄占弟又不如此定之,兄占弟者,兄为用爻,鬼为忌象,父作元神,子当泄气,财作仇神,各有喜忌之分,不可一途而取。

  助鬼伤身儿不旺,倘生残疾数难逃。

  卦逢助鬼伤身,用象又临绝地,元神不动,定遭疾厄缠绵。

  用之兄弟加朱雀,长大忧纵徒赌客交。主象旺生龙贵照,定然日后显英豪。

  用爻无气,况临朱雀变为兄弟,长成之日倘交无益之人,变化呼虞之子。主象如逢生旺又带青龙贵人,后来必成大器显祖荣宗。

出继男女章第二十
 (以用爻为主,应象为凭。)

  欲将男女更名姓,须向爻中福德查,父发鬼摇灾又讼,兄兴子旺锦添花,兄将弟继求兄旺,父动生兄福转加。

  将男继出,女亦同推。若得子孙旺和兄又来生,继之得吉。子若逢空,终难长大。如逢父母或官鬼动出,必患多灾况生口舌。如见父动而兄又动者,此子贪生忘克,反获佳祥。若兄将弟继,不看子孙,反取兄是用爻,莫居空绝,若得父母动者转添吉庆,惟独官爻动则更忌。

  卦得归魂宜暂继,游魂多变莫从他,相冲相克居难久,相合相生继不差,应位若逢空破进,此人非是育儿家。

  归魂乃归乡之象,但可继名不宜长久。游魂乃迁改之兆,去后终多变易,凡占以世为我,应为他,若世应皆动,必有更张,又不宜相克。世克应还可,应克世非宜。若遇六冲,毫无缘分,切莫继之。若得世应相合,必能久处,再遇相生,尤加和悦。倘然合处变冲,始相得而终见分离。应位若临旬空月破者,此人救已且不瞻,而奚暇子挈人乎?

承继绩嗣章第二十一
(以子孙为主,应象为凭。)

  凡人承继男和女,僧道传徒理亦同,但喜子孙逢旺相,不宜父鬼遇交重。儿临月破多灾疾,应值旬空少始终。

  凡继男女及僧道传徒,皆以子孙为用爻,逢旺逢生则吉,遇空遇破则凶。父母动,子命不长。官鬼兴,灾生不测。应若空亡决难久远。

  世应两爻忧尽发,正之二卦忌相冲,福神冲世终非吉,日辰克子断然凶,六合后嗣年代远,游魂欲变两三重。

  继子传徒,切不宜世应皆动,动则有更。又不可世应皆空,空须不久。卦值六冲,定主父南子北,岂得相谐?变出六冲终无结秀,子孙爻不宜冲世克世,又不可被日月来伤,如得六合之爻,便得永年和悦。合处逢冲,后当改变。若犯游魂之卦,决主往来不定,多见变迁。

更名顶籍章第二十二
(以世爻为主,官鬼为凭。)

  欲顶他人籍与名,六冲定见叹吁声,世空世破咸非就,官绝官亡尽不成。

  凡改姓名及顶他人户籍主不成。

  更此官名宜鬼旺,顶其店业要财兴。兄临雀动伤身世,犹恐傍人举斗争。世不空冲官不陷,事当圆就永无更。

  在官顶补姓名,尤要官爻旺相,又不可鬼克世身。顶人艺业,还求财象兴隆,不拘公私更改,兄爻独发难成。纵然乱动,兄带朱雀动来克世,或应带朱雀来克世者,必有傍人举首争夺成非,世爻兴官爻若皆不空冲破绝,事事皆成无谋不遂。

平生学艺章第二十三
(以妻财为主,世应为凭。)

  业无大小贤愚,岂不从师;事有败成去就,还须问卜。

  凡习三教之流师同伯叔,如得椿萱旺相,法必训详父田,如逢旺相或来合世生身者,必获全传。或习诸般技艺,先观兄弟次看应爻,此二象若一空亡便无承受。

  金银铜钱之工,值乾兑酉申而最吉。竹木芦藤之匠,得震巽寅卯以为佳。造败鱼盐酒醋,利入坎宫。裁成袖绢绫罗,喜临离象,采石樵山须见艮,土工泥作要逢坤!将本营生,子动财明终发达,空拳技艺,财摇鬼旺必兴家。身佐官僚,世怕鬼爻冲克。名开行次,身宜福德生扶。

  凡人习业,各有所分,将本者,财为主象,子作元神。空拳者,官是用爻,财为助主,郑在官人役,虽宜官鬼兴隆,冲克世身大忌。牙行生理,最要子孙旺则广招千里,空则门纲雀罹。卦中虽有子孙,应若逢空,亦无客至。

  凡习经书,父须生旺。若求官职,鬼莫空无。祝巫大利官兴,僧道惟宜子旺。

  习儒业者,父母为用。求功名者,官鬼为用。祝巫者,迎神召将照马关亡之类,亦用官爻。惟僧道之流,子孙为用。凡用爻皆宜值旺相,各忌空亡,旺则事事有成,空则般般不就。诸般道术一应生涯,皆把财为衣禄养命之源,兼推子乃福神发家之主。诸般艺业,皆宜财神兴隆。财若空亡,利资必绝望矣!

  无鬼必无头无绪,游魂必游去游回。世犯旬空,自有更张之意。应遭月破,师无传授之心。蹇遇六冲,彼我无情难习业。幸逢六合,师徒相得却成功。

  一应徒师习业,不宜卦内无官鬼。若逢空,事无头绪,卦值游魂,往返不定。又看世为己应为师,皆不可值旬空月破,又不宜卦值六冲。世应若不空亡,又遇爻逢六合,定主师徒相得事必成功。

  欲择明师,未知曲直,当占易卦,便见虚真。

五经定肄章第二十四
(以父爻为主,五行为凭。)

  五经无不看文书,金作春秋木作诗,水是书经火礼记,土爻为易少人知。

  凡读书经,须详父母,旺则有成,空则无益。止卜一经,单推父母,不论五行,混卜何经却要五行分别。父临申酉,宜读春秋,母在火爻,利宗礼记,木视毛诗最妙,土观周易为佳,易经若也为儒业,土象兴隆最及时,父母若登申酉位,必在春秋折桂枝。总卜读经之事,要知功名发在何经,父属土爻,必在易经高捷,如居金位,春秋定占高魁,其余仿此。

  财子同兴难及第,平生虚费枉从师,父官两旺修文吉,名播京机作总司。

  从经之士,最忌妻财子孙发动,偏宜父母官鬼兴隆,父化父,后有败经之变。父化官,必成显达之荣。父化财必始勤而终怠,化生则文墨转佳,化绝定心慵意懒。

求师训迪章第二十五
(以文书为主,八卦为凭。)

  延师习学,应爻莫下空乡。教子修文,父象休行绝地。财动则其年少益,父空则此岁无功。

  应爻为西席,父母为文章,此二象皆要兴隆,应陷应冲,皆主半途而废,父空父绝,必然训诲无功。财若动时,一年虚废。

  四刑四极四冲爻,常往常来常改易。

  四刑四极四冲者,总是六冲之卦,从师遇此定然彼我一缘必难终始。主卦虽然相合,倘如变出六冲,春夏虽然相聚秋冬定见分张。

  东家多退悔,世必家亡,西席有更张,应还发动。世应皆空,彼我无终无始。

  凡占以世为主,应为实。世空,主不敬,实自当疏慢,应动,实菲向主,彼必更长。世应俱动,各有变心,世应俱空,两无眷恋。若得相生相合,定然宾主和谐。

  父旺持身,倍加学问。兄强立世,多废修仪。

  父母旺相,日进其功,更来生世生身,尤多教益。如逢兄弟发动、或值世爻,束修倍费。卦若游魂,自后他心能有变。应如月破,将来彼体岂无灾。

  卦若游魂,彼必坐身不定。应临月破,将来彼体岂无灾。

  卦若游魂,彼必坐身不定,应临月破,或应或命随官入墓,其人定见灾殃,或遭词讼。

  内外得乾坤离卦,经书开锦绣奇文。

  乾乃六龙之寝,坤离又作文章,故此儒士遇之,便能上进或内或外,三中得一为佳。如十纯乾、纯坤、纯离者,卦名虽吉,只怪六冲,故不用也。

  凡熟此篇,变知其意。

求馆开设章第二十六
 (以世应为主,财福为凭。)

  觅馆招贤怕世空。应空岂得遇东翁,父空书馆终非美,才陷修仪甚不丰,世应不空须有望,变成冲散定无终,无官之卦休寻访,无馆之年为六冲。

  凡图书馆,世为自己,应为东家,父为书馆,子为书生,财为束修,鬼为荐馆之人,兄乃同胞之士,世空不遇尊从,应空无东纳。父空难逢美馆,财空修体轻微。子空门弟不多,鬼空无人举荐,兄空无人抢夺,身空居处不安,诸空稍可推,得世应不空终须有望。凡值六冲之卦或无官鬼定无馆也。如合处逢冲或变出六冲,虽见成就,其年定主不终。

  游魂迁改它图吉,归魂乃旧胜西东,那日扶持生合世,便教宾主两相逢。

  问迁更、游魂大利,占守旧,反要归魂,要知那日成关,还详父母。卦中无父,但逢值日方在。如有父爻旺,求墓合之时。衰取旺生之日,又看何日生世、空世亦可成关。

相资寓所章第二十七
 (以父母为主,世应为凭。)

  习学修文就馆中,相资却兴寓居同,父宜旺相身宜旺,世莫空亡应莫空,鬼忌动兴财忌动,贞嫌冲破悔嫌冲。

  凡占就彼相资附学寓居同断,皆要文书旺相,不宜世应空亡。世空身有阻,纵去无功。应空,彼不容,纵容无益。父若空亡,经书虚费。财动恐伤文书。鬼动倘招灾祸。卦值六冲,决难谐就。如合处逢冲及变出冲者,始虽相得,后必改更。

  无官来往皆难就,无父经书尽没功。

  一卦无官,不能成就。六爻无父,枉费勤劳。

  更论乾坤离卦体,三中得一妙无穷,六爻安静无绕舌,一卦游魂不始终。

  常人寓处不论卦名,财动父空俱不足论,只忌六冲、鬼动、世应空亡,惟有书馆如前继。又取卦名方知有益无益、或内或外,乾与坤离得逢一象者,文添锦绣。若六爻安静,并无闲扰来干,卦见游魂,心常改变。

  应克用爻休寓此,外生内象却亨通。

  世为本家,应为别宅,又以内卦为本方,外卦为他处。凡卜相资附学,不可不辨用爻。若问儿孙,子为空象。如占自己,当看世爻。用受应爻或外卦来克,必被欺凌。如来生合用爻,大得维持之力。

  雀临兄动闲非起,武带官摇盗贼逢,白虎居官灾病染,青龙值父显光荣。

  附学寓居,最嫌官鬼,静则无咎,动则生忧。临朱雀必有闲非,化兄弟反当欺诈,兄临雀动亦然。鬼加玄武之爻,须防失脱。逢白虎,忧染灾屯。遇腾蛇多惊多怪。见勾陈,须防跌蹼,作事迟疑推阻。青龙当分生克,生世则文中显贵,克世则喜处生悲,不惟青龙一兽,但若官动克世,又有五行金鬼来伤,恐被刀伤斧割。木官来克,克须防梁折楼塌。水忧上漏下漏。土愁壁垣倾。火防回禄。巳恐蛇伤。鬼爻不动克世,皆不言他。复推财带咸池,休贪美色,助鬼伤身亦然。惟有父值青龙,文增光彩也。
 应举科名章第二十八
 (以文书为主,官鬼为凭。)

  懦童进学兼科甲,独忌文书空与伤,有父无官还及第,有官无父岂为良。

  凡占进学并科甲,取父母为用爻,如临旺相,必占高魁,纵值休囚,若得变爻或日月生扶,亦当进取。倘若父值旬空月破之乡,名难登榜。又论未试之龙,及试后在弥未及阅录之先占者,虽凭父母,又重官爻,尤忌子孙发动。阅卷之后将出案时,惟恐父母不用官爻卦中有父无官也,须得第卦内有官无父,未得峥嵘。

  鬼兴助印名书榜,财动伤文空返乡,官值世爻财静旺,父临月建定帮粮。

  凡占懦业,父作文章鬼兴生父,似时雨滋苗,财动伤文如秋霜杀草。若得官爻持世、或值太岁日辰财又旺而不动,卦无兄弟交重,父母再居旺地,考占优等帮补驰名。官父纵然旺相又遭兄动财空,虽居首等未得帮粮。

  若还中后占廷试,方取官文二位强,财子静安无阻滞,兄爻独发未能昌。

  凡占乡试、会试,先察文书,次推官鬼。如卜殿试及考入翰林,先看官爻,次评父母,故此官文二象,皆要兴隆。若值空亡,未能高显。大忌子摇,次嫌财动。兄爻独发,定见阻挠。兄鬼同兴,不须畏忌。

  卦如无父无官鬼伏出其爻吉祥,日月若临官印者,福财纵动也无防。

  文书、官鬼皆是用爻,卦中缺一须看伏神。伏若再伤,又评日月。如有此爻,定然昌吉。日值文书何忧财动,月临官鬼谁怕子兴。卦内父官有气又逢福财,白虎皆摇身虽荣贵,即便无忧。

仕宦升迁章第二十九
 (以官爻为主,世象为凭。)

  官职升迁子莫刚,唯求官鬼动为良,值生值旺当迁转。临陷临空且守常。鬼化子字忧调降,官连财位沐恩光。

  凡占升迁,须评官鬼,子乃忌神,不宜发动,官为主象,最利交重,若临生旺,定主高陛。如值空亡,未能迁转。官化子孙,非降即调,卦中财子动亦然。若还财子同兴转助官爻,又不降调,官若化财平陛品级,官化进气官爻,又主重超美职。

  财之福象加爵禄,妻变兄爻减俸粮,卦得归魂还复任,游魂迁转在他方。

  妻财为俸禄,财化子孙加衔赐禄,变成兄弟罢俸减粮。若卜归魂,还当复任,归魂化归魂,理应致仕,如遇游魂官又旺者,必陛别省。游魂化游魂,陛后再陛远处。

  世空未得高升任,财动还须佐帝皇,鬼变退神宜致仕,化居墓绝早还乡。

  世爻为自身本官,自卜当察世爻,世若空亡未能迁转。他人代卜,又不取世爻为主,专看官爻,若得财动生官,自然显达。鬼爻若化退气或变入墓绝之中,莫望陛迁,远归田里。

  欲知何月官陛处,遇值逢生喜报祥。

  欲决何时迁转,推评官鬼旺衰,旺则高承升在尔,衰则待生旺之期。若六爻无鬼,后查那月临官,便知迁陛决矣!

袭求武弁章第三十
 (以官爻为主,世象为凭。)

  动业赞皇猷,鹰扬渭水;簪缨绳租武,虎拜枫宸。大凡袭爵承官,皆沐君恩祖阴,欲识利名显晦,远凭卦象推详。献策请缨,父象要兴财忌动。从戎比试,世爻喜旺应宜衰。

  献策论者,专看文书,父旺必然高中,父空,岂得成名?父若不空又嫌财动。若交锋者,又凭世应,世旺应衰他必弱,世衰应旺彼当强。世克应则大胜,应克世则难赢。

  受荫袭封,喜遇贵乘禄马。买官进爵,恢逢龙聚财官。所忌者六冲世陷空徒费力,所喜者六合官兴财旺总如心。

  军中占袭职,民间卜官,各忌世空官空、六冲之卦,若得官与世旺,定显威风。官爻或世爻若带青龙贵人、及卦逢六合,威福更加。

  鬼在酉申,耀武扬威膺世禄。官临乾兑,攘夷发夏树奇功。

  官爻或世爻如临乾兑卦中,或在酉申爻内,俱当名振华夷。

  内外卦得兴隆,则功高誉远。身世爻当衰弱,则力怯机疏。世旺逢生,勇冠三军蒙上赏,官兴得助爵尊一品沐殊恩。世逢日月克冲,戈戟最为下辈。身遇岁君生合,战征场内作高魁。

  武职行中,若得内卦外卦兴隆,世爻应爻旺相,定然势压旁疆。世旺再逢太岁,或日辰月建生扶者,勇冠三军。世若休囚,卦不旺相,当推无力无能。又被日辰月建冲克世爻者,提拔全无,反遭弹劾,岂得驰名于军伍?其中又看官爻,旺则声名显赫,空则劾削兵权。

  世带青龙,名驰朝野。官居白虎,威振华夷。

  青龙为大贵之星,白虎乃兵权之煞,此二兽若得临世临官,定主威扬海内。

  子动伤官,难遂参谋之策。财兴助鬼,能成赞尽之功。鬼变福乡循降调,官之财地渐陛迁。

  鬼为官职,最嫌子动来伤,偏喜财兴助鬼,官变子孙,非降即调。鬼之财象,迭迭高迁也。玩占易理玄微,可决戎官之休咎。

援监纳吏章第三十一
(以官爻为主,财象为凭。)

  买官纳吏选阴阳,僧道医官共审详,世值旬空非久远,福神静旺永无殃。

  援监纳吏并一应奉例纳银求官者,皆把世爻与官爻为主,俱不宜空。空则不成,纵成不久。子孙虽为福德,亦不可动,动则伤官。又不可无,无则少利。身世之爻,若被鬼来冲克,反受其殃。如得鬼爻持世,再加财动来生,决主名成利就。

  鬼克身爻遭责罚,财生世象必荣昌,夫化子孙难出仕,妻之兄弟利源伤。

  身世之爻。若被鬼来冲克,反受其殃。如得鬼爻持世,再加财动来生,决主名成利就。官爻若化子孙,又难出仕。妻财如变兄弟、或卦中兄爻发动,不惟无所得,反主亏伤。

  吏典财官宜旺相,贡生父鬼忌空亡,太学父兴官旺处,定显声名播四方。

  僧官、道官、阴阳官、医官、使典等类,皆宜鬼旺财兴。爻中有鬼无财,有名无实。有财无鬼,名利皆虚。又论恩贡、选贡、岁贡、监生等类,虽用官爻,再凭父母,此二象俱不可空,若得父官有气,定然名播京都。

选缺参房章第三十二
(以官爻为主,世象为凭。)

  官员选缺及吏典参房,皆把官爻及世详,应动兄兴冲克世,同胞扰阻却提防。

  官僚选缺及吏典参房,皆把官爻与世爻为主,此二象内如有一爻犯月破旬空者,官不能得此缺,吏不能参此房。世纵不空,若被应动克世、或兄弟动来克世,必有同袍抢夺,却要提防兄兴,竞争强。

  世爻若遇空冲绝,费尽勤劳怎得昌,不遇六冲官有气,稳膺美秩姓名扬。

  世若变为绝地、或被日主来冲、或卜六冲之卦,纵去谋为,决难成就。世象不空官爻不陷、应与兄爻纵动、不来克世,所求必逐,并不更张。

  参房获利宜财旺,鬼象休来克世方,选缺求名愁福德,随官入墓恐遭殃。

  论参房者,与选缺不同,若得官与财旺,定然所得非常。鬼克世身难逃罪贵,论选缺者,亦要官兴,最嫌子动,鬼克世身,不须畏忌。但遇随官入墓,恐罹灾患。

官员荐奖章第三十三
 (推荐以官文为主,旌奖以财鬼为凭。)

  官吏贤能,望宪台之荐奖;黎民良善,赖邑宰之旌扬。所喜者,鬼旺龙兴。所忌者,世空子动。

  凡占奖荐,各要官爻旺相,青龙得地,大忌世值空亡,子孙发动。

  臣沐君恩,必得岁君生世。下叨上荐,须求外鬼扶身。卦有二官六部,重推重举。爻无一鬼三司,不奖不褒。

  欲求恩宠,须看五爻为天子,太岁为朝廷,此二象内若得一爻生世或生官,便沾天泽天子与朝廷之位。如值空亡,恩先莫望从,不值空如来克世伤官,原不为福。如占举荐,专看外卦官爻。外象如无,内官可用,内鬼再空,不须谋望。不论内外,卦中若有官来生身生世,决叨提拔之恩。如得旺官迭见又来生合世爻,必得重重之荐。六爻内如无鬼者,定无推举之官。

  推举得官父旺动,稳望高迁奖劳。若财鬼衰空虚图给赏。

  推荐者若得官父两全,便为佳兆。二中欠一,未得稳成。奖动者虽用官爻,又宜财旺。财鬼如空,定无奖勤给赏之美也。

  鬼化子爻荐贤未听。官之财象,奖励能从。

  荐与奖,皆以官为主,旺者来速,衰则来迟。动化子孙,虽荐未能听信。财来助鬼,奖得如心。

  如卜官凭,但原文书逢旺气。若占到日,远寻父母遇生方。

  又附占文凭到日,须看父母之爻,候临生临旺之期,此凭决到卦无父,须待父爻值日,方得凭来。父若衰而又空,纵然等候而未至。

  欲求坊扁方光辉,必藉官爻之旺相。世空绝望。子动难谋,财动还须嘱托,鬼空不必祈求,六合则心怀喜悦,六冲则面染忧愁。

  凡求牌坊扁额光辉门闾,先看官爻,次推世象,二者若有一空,始终绝望。子孙动,亦不能求。财动生官,谋为遂意。如求扎帖,又看文书,反嫌财动。父鬼财空,允能给发。不拘扁贴皆忌六冲。

  上察官情之喜怒,皆由四象之兴衰。下推人事之亲疏,不出两仪之变化。

上书咎奏章第三十四
 (以太岁五爻为主,文书官鬼为凭。)

  启奏君王看五爻,生身合命宠应叨,岁君克世龙颜怒,月将生官品爵高。

  启奏者须看五爻为天子,太岁为君王,此二者如有一爻生合身世,所奏如心。五爻与太岁如来冲克身世,恐犯天威,休陈情因。又论官多为本职,不值旬空月破,更得日月生扶者,必然破格超陛。五爻为天子之爻。

  进拜表章兼上本,父旺官兴御笔标,亦忌六冲财子动,次愁印绶化财爻,更嫌鬼象之为福,父绝官空莫进朝。

  拜表上本启奏皆同,若得父旺官兴,定蒙准奏。若值六冲,或财摇子动、或父变妻财、或官之福、或父绝官空,以上数端,如犯一节者,莫奏朝廷,纵奏,徒费心机,难迎圣意。

朝天面旨章第三十五
 (以太岁五爻为主,官鬼世象为凭。)

  面君官旺世无伤,折槛廷诤也不妨,太岁五爻冲克世,休趋殿陛惹天殃。

  面君者,先推世象,次察官爻,此二爻如临旺相,不值空亡,又不受君爻冲克,在去天天并无玷剥。世爻若被天子之爻冲克者,朝必遭殃,守静为上。

  日辰月建生身吉,克世伤官尽不祥,卦值晋升蒙上宠,爻成屯蹇岂为强。

  世爻与官爻纵值休囚,得日月或动爻生助、或变出生扶,皆为佳兆,若动爻与日月伤官伤世,俱作凶推,朝王卜得火地晋,晋者以臣遇君之象。又取地风升,升者,进而上也,故此二卦皆吉。若卜水雷屯、水山蹇二卦,皆为难也,遇者必凶。

  逢冲莫去朝天子,遇合应来奏帝皇,无鬼不能沾雨露,世空岂得受恩光。

  六冲之象,切莫朝天。六合之爻,理宜面圣。爻虽攒合,卦中无鬼或值空乡,渥恩莫望。卦纵有官,世居陷地,还嗟运蹇,岂沐天恩。

恩封诰命章第三十六
 (以文书为主,官鬼为凭。)

  欲知紫诰赠何人,卦内还须分六亲,父作皇封世作己,官为史部五为君,更将太岁为天子,乾卦当称帝王尊,君位怕临空与绝,五爻忌克世和身。

  凡占诰命,父母为用爻,不绝不空,终须有望。又看世为自己,官为吏部,五爻为天子,太岁为朝廷,皆莫空亡。君位之爻,切莫伤身克世。乾卦又为君王,或内或外得此象者,必受恩封。

  君爻生合何爻处,便见天恩赐那人。财象遇生封妻室,子爻逢合荫儿孙,世身若得君相合,品级加增作大臣。

  五爻与太岁生合父母,必赠椿萱。生合财爻,必封妻室。生扶福德,当荫儿孙。生合世身再加官爻旺相,自当品职高陛。
  鬼发父兴迎诰命,父空财动绝皇恩,官鬼休囚宜嘱托,文书破绝莫劳心,来召来宣同此例,去朝去奏照其因。

  卦内官父两旺,定沐洪恩。父若空亡,难迎诰命。妻财独发,克制文书,难沾雨露。鬼值休囚,寅绿为美,父临空绝,枉使机谋。君来宣召,臣去朝天,皆喜君爻生世。官旺为佳,各忌帝位克身,鬼空不吉。


文书消息章第三十七
 (以文书为主,官鬼为凭。)

  官印文书宜父动,民修票约忌财兴,财临身世徒书契。周不空亡准此情。

  凡论文书票约,取父母为用爻,旺则有成,空则无用,财爻为动或值世身空,劳纸笔枉费神思。

  鬼是元神空不就,财为忌客动难成,父之冲克真为假,母变生扶却信凭。

  卦无官鬼或落空亡,皆主不就。妻爻发动,契必难成。财动官亦动,反能成契。父母若被日月冲破、或化绝化空,此契不能见信于人。父母若遇生扶、或变为有气,此书纵假而可为真也。

趋谒贵人章第三十八
(以世应为主,外卦月卦为凭。)

  外卦原来是用爻,兴隆出现得相交,无身无鬼皆非遇,主若伤宾情据抛。

  凡去谒贵,最嫌外卦空亡,若得外卦出现旺相,人必相逢。如外三爻皆动,定有变更。一二爻动,亦不如此论,又要取卦身与鬼官之爻,如缺一神又不遇也。复看世为主,应为实。又以内为主,外为实。如遇内外世应相生、或比和、或应克世、外克内,皆主相逢得意也。惟独世克应与内克外,主反触宾,纵然相见亦不相投。

  世临空地难成事,应落空亡白费劳。望客喜逢三合卦,见宾怕遇六冲爻。

  趋谒之事,世应与官鬼皆莫空亡,三者如有一空,决不相得,纵不逢空,若值六冲,决无美意。若得三合六合之卦,自然宾主相谐,若还应象交重,谓人不遇。

  如求书贴忧财发,偏宜父母值重交,或去解非并脱讼,子孙爻动祸殃消。若还觅利抽丰者,财官两旺乐滔滔。

  但去求文取帖及送书递柬,不宜父母空亡,更忌妻财发动,如要解词息讼,反宜官鬼休囚,又怕应来伤世。若遇子孙持世或发动,祸必触消。如去假公事以济私情,或抽丰而利己者,须得财官两旺,切嫌兄弟交重。

谋望成事章第三十九
(以世应为主,内外为凭。)

  成事须将世应查,世为本主应为他,空冲破绝临其世,凡去谋为莫起牙,冲破绝空居应位,他心不合枉嗟呀。

  凡成事体一应谋为,皆取世应为主,或世或应,如临绝地或犯旬空月破日冲,皆难成就。次将内卦为谋事之人,不宜空破。如临旺相,定主亨通,再得内克外卦,或内外相生及比和俱为美也。

  六冲爻象难谐就,卦内无官事必差,世应若逢日辰合,任君不愿也堪夸。

  六冲之卦,事决不成。合处逢冲,成后复退。鬼若空亡及不上卦,皆不就也。世应二爻自相会合,或得日辰合世合应,纵若心中不欲,也得允成。

  陛官迁职兼兴讼,官鬼交重名倍加,觅利还须财旺相,求书必得父光华。兄爻独发般般忌,子象兴隆事事佳。

  官中谋望所断如前,复喜官爻旺相,独忌子摇。如谋利息财忌空亡,若斡文书,不宜财动。卦如无父,终不能成。诸般谋事,各嫌兄弟交重,惟子动无不为佳,功名独忌。

谋役顶名章第四十
(以官爻为主,世象为凭。)

  书辩捕兵民皂卒,谋差顶役世爻详,各忌六冲官害世,皆宜财鬼旺为强。

  一应衙门生意顶役谋差,若遇六冲决难成就,纵成不久。官鬼若伤身世,终遭罪责难逃,得财官两旺其中,定见兴家。

  更愁身命随官墓,世坐空亡谁赞襄,无鬼莫来谋此役,官临身世却宜当。

  但若身世本命随官入墓,祸不可当。世值空亡,焉能久远?卦中无鬼,所作不成,纵若成之,始终无益。若得官临身世,本命又遇生扶,宜充此役。

  财空鬼弱兄爻动,但得虚名利不昌,世不逢冲官不绝,差成役就乐欢肠。

  财落空中官居衰地,事虽见就,必主无财,卦中纵有衰财或逢兄动,亦不为祥。世象不冲不破,官爻不绝不空,便言谋中得成,求财得利。

审役轻重章第四十一
 (以官鬼为主,生克为凭。)

  民当户役有轻重之不同,卦出官爻取旺衰之可验。凡居旺相必高强,若得休囚方细小,克世则厚而非薄,伤身则重而不轻。带青龙而道吉,加白虎以言凶。

  要知户役轻重,须看官爻衰旺,旺则重大,衰则轻微。或空或绝,皆主无忧。鬼纵休囚,克世还当繁重。官虽旺相,生世赔费还轻。值青龙终无责罚,临白虎必犯官刑。

  月建临官应佥魁首,日辰克鬼当审轻微。官爻值世估高名,福德加身登下榜,子化官则将轻作重,官化子则改祸成祥,兄弟动时多破费,子孙旺处少亏伤。用爻强弱端详,解户浅深预定。

  官临月建,至重之差。鬼值世爻,次重之役。鬼逢日月克伤,轻摇可必。子孙世或发动,其户亦轻。子变官爻,解轻赔赊。鬼之子象,役大赔微。兄弟发动或持世上,定多赔赊。子孙旺相或值身爻,费财稍可。

扳人帮役章第四十二
 (以世应为主,官鬼为凭。)

  将役扳人忌应空,六冲无鬼彼难从,应爻克世他无咎,鬼落空亡讼若风。

  欲求帮户,须观应与官爻,应若空亡,师来帮贴。世遭应克,无力扳他。若卜六冲决难遂意,如无官鬼岂得扳人?鬼象临空临绝,官心无主无为。

  应被世伤官鬼克,决能扳累获全功,卦爻生合妻财旺,定来贴费两和同。应上临官临月破,斯人受责受其凶。

  世克应爻或官伤应位,必是如心。世应相生相合、财逢生旺之乡不必官扳,自然津贴。官爻值应或应临月破者,官必佥帮违选遭责。

除名脱役章第四十三
 (以子孙为主,世象为凭。)

  官爻克世兼临世,用尽机谋脱不成,卦得六冲应脱役,子孙在世定除名。

  凡求脱役,专看官爻,官如克世临世,欲退其役难以推开。若得六冲或子孙持世,或子孙交重,皆主役去名消。

  世空自退无忧虑,应陷他非上籍丁,世应俱空官又动,傍人顶役两无刑。

  世值空亡,自当解散,应值空亡,他难顶替。世应皆空官又动者,自能解脱。彼不克当,必有傍人代役,已免其忧。

  鬼爻莅应兼伤彼,他必承当永不更,鬼若兴隆财迭发,还须自己入公庭。

  官爻临应兼克应,皆主他人代役。官临旺动又不伤他,况遭财动生官,定难脱也。官爻纵动,如来生助世爻,反有益我之情,必然得脱。

人宅六事章第四十四
  (以动爻为主,内外为凭。)

  一卦之中,可决一家之休咎;六爻之内,能分六事之盈亏。家庭消长,系于卦不系于爻;人口灾祥,在乎爻不在乎卦。内曰宅居,喜逢旺相;外云人口,忌值休囚。要见吉凶,还祥生克。

  论卦衰旺之法,立春后,艮旺、震相、巽胎、离没、坤死、兑囚、乾休、坎废。春分后,震旺、巽相、离胎、坤没、兑死、乾囚、坎休、艮废。立夏后,巽旺、离相、坤胎、兑没、乾死、坎囚、艮休、震废。夏至后,离旺,坤相、兑胎、乾没、坎死、艮囚、震休、巽废。立秋后,坤旺、兑相、乾胎、坎没、艮死、震囚、巽休、离废。秋分后,兑旺、乾相、坎胎、艮没、震死、巽囚、离休,坤废。立冬后,乾旺、坎相、艮胎、震没、巽死、离囚、坤休、兑废。冬至后,坎旺、艮相、震胎、巽没、离死、坤囚、兑休、乾废。凡占家宅,先观内外二象,内卦为住居,外卦为人口。内卦旺相,则住宅兴隆,外卦旺相,则人丁茂盛。如临胎没,稍主亨通。内卦若值死囚休废,便言家庭不发。又取内外相生及比和,或外克内卦,皆作佳祥。若内克外,便言住宅不宁,内卦纵然旺相,若克外爻终不为福。内若休囚外卦旺相,如克外者柔难制纲,不为克也。

  内外兴隆无禄马,终见亨通。宅人衰废有财官也须愁欢。

  星辰不若五行,爻象讵如八卦。凡看人宅六事,内外二卦皆临旺相之乡,爻内纵无官鬼妻财贵人福德者,也主兴隆。人宅二爻俱值死囚休废或落空亡,纵有财官青龙天喜者,亦无佳兆。

  先言二象,次辨六亲,鬼是正厅,父为堂屋,子作廊厢披厦,财成仓库厨房,兄断门栏墙壁,间推甬道明堂。世作本家,应为朝向,遇冲遇克,其间损耗书必须更,逢合逢生,此处清安宜久住。

  官鬼为正厅,又为家堂,又为家主,空则无厅或无香火。鬼化鬼,必有二厅或有两堂香火。父母为屋宇、为经书、又为尊长,空则房屋衰颓,或经书少习。父化父,必有楼房、或家多文集。若有子孙同发,便言经典。子孙为廊厦、厢房、披屋之类,又为善愿又为鬼幼,空无傍屋或家不好善。子化子,侧屋甚多,或敬神重佛。妻财为仓、为库、为下房、又为财宝、又为妻仆,空则家无仓库,或厨下萧条,资财不聚。财化财,连敖盛库,财帛丰盈。兄弟为门户墙壁,又为弟兄,如值水爻、或带玄武,便为坑厕,空则门户亏伤、或墙垣坍塌。兄化兄,必有重门相对,或双脚墙垣。间爻为月台,太旺加官贵方为甬道,空则无明堂。世爻为本家,又为祈卜之人,空则门庭欠利,旺则家宅兴隆。应爻为朝向,又为对邻,空则朝向不通,旺则宅方助宅,以上诸爻看那象逢冲受克,便知那处亏伤,何象遇合叨生就决谁房益利。既占阖宅当审六爻,初为儿女与鸡鹅、并连基地。二推妻妾、兼猫犬灶及华堂,三曰弟兄香火猪并眠床。四云门户萱堂羊同外族。五是椿庭与宅长、众人道路兼牛。六成祖辈兴奴丁坟墓栋梁加马。初爻为基址、为井、为沟、为小口、又为鸡鹅鸭之类。二爻为房屋、为华堂、为灶、为长母、为妻妾、又为猫犬之类。三爻为正门、为香火、为闺房、为卧床、为兄弟、又为猪畜。四爻为门户、为母、为外亲、又为羊畜。五爻为路、为父、为宅长、为众人口、又为牛畜、六爻为栋梁、为家眷、为墙壁、为坟墓、为祖父母、为奴婢,又为骡马。此乃通论而已。

  世乃来占之主,应当问卦之妻。倘若他人代卜,反将应象为尊,或令家人祝告,六爻所属难分,止论五为家主之爻,二为宅母之命,看那爻临于日破月破,断此生灾。观何象值在旬空化空,言其抱患。

  自己占,以世为主以应为妻。他人代占,以世为问卦之人,应为本主。若家人代占,以五爻为宅长,二爻为宅母,以上所言,皆论代占之事。虽不以六爻所属之分,各有用爻分定。惟有家主来占,方取六爻分宫而察,细看那一爻逢日冲、月破、旬空者,便决此人非灾即讼。且如家主自占,寅月甲寅旬辛酉日,占垢卦安静。此卦世在初爻,正临空地,世爻为家主,初爻为小口,其年二月内,家主与次男皆生病疾。又看五爻为父又逢月破之乡,此年十月内,父患大灾应此卦也。又如家人代占人宅,正月甲子旬壬申日,卜得大壮之大有,家人占者,不必取六爻分宫所断,此卦五爻临月破,理应宅工之灾,岂知申日卜之不为月破,此宅长反主一年康泰。又论第二爻为宅母,被日辰冲破,理合生灾,虽临月建,目下纵和平安,后至七八月果染灾殃,有此验也。

  又察鬼临何命,方知殃及何人,伏鬼同推,化官概论。子变官爻,灾连儿女。财之鬼象,殃及妻孥。

  人和病者,盖因本命临官鬼,且如鬼在子爻,便言属鼠生人有疾。若卦无官,又寻伏鬼。假令卜得未济卦,虽无鬼伏出离宫亥飞官爻,当决属猪生人患病。鬼若空亡,不须畏忌。又论卦内动爻变出财兄父子,不必论这,若化官爻便宜细究。且如子孙化鬼,卑幼爻灾。父母化官,椿萱有患。财化鬼爻,妻孥不泰。兄弟化出,手足难安。官化鬼爻,家庭病讼交作,妻如来卜,便推夫主生灾。世化鬼爻,当决来卜之人有疾,卦身化鬼亦然,化鬼若空,不必言也。

  复查鬼克何爻,便决何人受疾,官临谁卦,当言谁体成殃。

  卦内鬼爻发动,便作凶推。若克初爻,子孙有病。如伤二位,妻妾生灾。克三爻,弟兄有疾。克四爻,母受其殃。克五爻,父遭疾厄。克六爻,病于公祖、患及奴丁。克世爻,来卜之人有毒。克应爻,妻室遭屯。若他人代占,鬼克应者,莫言妻病,反推本主生灾,非灾即讼。鬼不动不言也。又看鬼值何宫发动,便知灾至何人。鬼在乾宫,当言父病。官居坤卦,便曰母灾。在震宫,长男有疾。在巽卦,长女遭殃。坎卦,中男不泰。离宫,中女不宁。鬼摇艮内,灾至少男。官动兑宫,殃及少女。要知何病,须看五行。金官发动,病入肺经、吐痰、气急、咳嗽,又主斧割刀伤。木鬼交重,灾由肝部左瘫石痪瘙痒、麻疯,又不可兴工伐树,动则有妨。水鬼祸裁肾部腰疼淫气泄冯崩淋,又恐江湖染祸。火鬼疾起心经、虑颇痫患疮毒眼赤、尿黄、莫临火境。土动临官,患从脾胃切忧肿胀脸黄时灾疟疾,切莫立于岩墙之下。青龙鬼发,喜处招殃,白虎官兴,丧家惹祸,又恐血光。朱雀因怒气得灾。腾蛇为惊惶患病。勾陈防跌倒。玄武莫贪花,骡马临官,休登远道。鬼居华盖,勿住空门。带咸池,莫酡酒色。逢羊刃忌执刀枪。酉鬼香醪少饮。丑官牛肉莫食。午鬼忌乘骡马。卯宫莫授车兴。巳虑蛇伤。戌防犬吠。寅恐虎狼之害。辰愁龙撤之惊。鬼如安静,亦不为美。

  妻财动则灾至椿萱,父母摇则祸延兰桂,鬼动弟兄之病,兄兴妻仆之殃。

  财爻动,便言父母之灾,鬼若同兴,反助椿萱之力,其财亦不为殃。父母动虽曰子孙抱患,若得妻财同发,父自受伤,岂能克制子爻也。官鬼动,理应兄弟遭屯。兄若空亡,亦不受鬼来伤克。兄弟动,当决妻奴不泰。兄象自临月破,焉得伤财,纵动亦不为咎。虽曰六亲之相克,还宜强弱细参详。

  内为宅,外为人,人宅皆空倘灭门。财为马,官为禄,禄马俱无难发福。

  要知八卦空亡,且看地福诀内书云:子向北方坎、丑寅艮上山,卯起东方震,辰巳巽风间,午见南离火,未申地地关,酉在兑方取,戌亥属乾垣。内卦为宅,空则住居不利。外卦为人,空则长幼不安。外卦若空,第五爻又空者,并无动爻与日月生扶,非但生灾,人口多遭损失。内卦若空第二爻又空者、或又被动爻与日月相伤,非惟不利,住房还主倾盘。内空外不空,宅败人无厄。外陷内不陷,人亡宅不倾,内外皆空亡,况值休囚又无救助者,定主家破人亡。且如癸卯年寅月壬午日,家主来占一年人口六事,卜得咸卦二爻五爻动,此卦内三爻太旺,房屋新创整齐者。外三爻是兑,正值休囚,况在甲戌旬占,兑酉又居空亡,五爻为人口,亦值空亡,虽云动不为空,岂知化出申爻亦空也。外卦与五爻皆绝子月建寅中同败于日辰午内,又被动爻与日辰克制,人口之爻毫无救助,其家一十一口,此年春季同染瘟疫之灾,正二三月内连丧十人,止留一口,卦验如此,宜细评之。又论妻财为马,官鬼为禄,故此家宅卦中,财官不可无也。无禄者,资财耗散。无马者,妻妾不宁,二者俱无家园零替。

  龙云喜、虎云丧、交重持世家乡。雀曰非、武曰贼、发动临官来屋室。

  小青龙从甲乙日起,大白虎正月从申上顺行十二位,若发动或持世或临财,皆主喜庆。小白虎从庚辛日起,大白虎正月从申上顺行十二位,若发动或持世,皆主凶丧,带鬼发龙盛。小朱雀从丙丁日起,大朱雀正月从巳上顺行十二位,若发动或持世或临鬼,皆主是非。小玄武从壬癸日起,大玄武正月从丑上顺行十二位,若发动,事主迟留,若临官,田禾欠熟。小腾蛇从巳日起,惟独大腾蛇,正月从辰上逆行十二位,若发动或临鬼皆主虚惊,又与怪梦。

  青龙白虎同兴,丁口有增有减,玄武腾蛇并陷,门兰无盗无惊。

  青龙为喜,白虎为孝,二爻同发,定然红白相交。武为盗贼,蛇乃虚惊,二象俱空,家无失脱虚惊也。

  腾蛇逢巳午之乡,惊从火变。勾陈遇卯寅之地,户退田园。

  腾蛇临火鬼交重,家防回禄,如有婴童幼女兼痘疹之侵。勾陈临木鬼发动,主退田禾,定不丰熟。

  青龙居应居财,必有怀胎之喜;朱雀临官临世,岂无举讼之非。

  应爻为正妻,财爻亦为妻又为妾,又为婢女,故论青龙临应临财者,不拘动静,其年定见怀胎。朱雀为闲非,又为词讼,若临官爻世爻者,定主春蚕亏损,六畜伤残。

  羊刃兴而兄弟发,则财破妻灾。白虎动而子孙空,则蚕亏畜损。

  羊刃与兄弟,皆是克财之神,二爻皆动,定主财散囊虚,妻灾仆病。白虎为刀砧,子孙为蚕畜,子若空亡,再加虎动者,定主春蚕亏损,六畜伤残。

  火官当道,回禄宜坏。木子司权,春蚕许育。

  鬼乃祸殃,火为红焰,火官发动,恐犯火灾,不克身世,请祷可免。鬼如克世,难免火焚。而子孙为蚕花,如临财火之爻,倍得春蚕之利。

  官鬼如无如陷,为家堂而少力,宅长多屯。父母若动若冲,因屋室以无安,儿孙有恙。

  官鬼为家堂,又为家主,若不上卦及落空亡,便曰家无香火,纵有亦主崩颓,宅长又多疾病。父母为屋宇,大忌逢冲发动,冲则房屋不宁,动则子孙多毒。

  雀武鬼爻三动乃作凶推,须忧物失非侵,更恐盗扳讼累。虎蛇兄象三空称为吉兆,亦免妻殃仆患,况阴怪异悲声。

  朱雀为是非,玄武为盗贼,官鬼为词讼,若此三爻皆动,亦恐生非,亦防失脱,更虑盗贼指扳。白虎为悲丧,腾蛇为妖怪,兄弟为劫财,如此三象皆空,一年无怪无衰,况得妻安仆泰。

  子孙动则广进家资,父母兴则多伤禽兽。

  子乃生财之客,或动或旺溥获资财。禽兽亦看子孙,若被父动来伤,血财不利。

  官爻愁旺动,九流为业反生财。白虎怕交重,五服在身非作咎。

  鬼为恶煞,虽不宜旺宜动,空拳觅利之人遇之反吉。白虎为丧服,亦不宜动,如有旧孝在家,动亦无忌。

  坎府蛇行惊防波险。兑宫雀噪祸虑红颜。离象鬼兴风烛至,坤家官动土神妨。

  腾蛇为虚惊,看临何卦,便识来踪,如在坎宫发动,莫往江湖。若居艮卦交重,休登山岭。震忧霹雳。巽虑狂风。乾行高处或寺观内之惊惶。坤往墓中或荒郊间之恐惧。离遭火烛之虚惊。兑犯红颜之顿骇。在内动,则家中仔细,在外动,则路上谨防。再查朱雀为是非,动临何卦之中,便觉何由起声。看在那爻之上,方知那事成非。雀摇父母,若不为尊长之非,定不免文书之事。雀值子孙,非因卑幼,祸从僧道之门。雀动妻财,不受阴人之气,定因财帛生非。雀居兄弟,祸起萧墙,若免家庭之扰括,难逃朋友之喧哗。雀临鬼动或化官爻,必遭公讼之牵连,又恐飞来之横祸。复陈官鬼之爻亦不宜动,离官鬼发,切忌火光。坤卦官兴,须忧动土,其余六象一例而推。

  六冲主改星分居,或出行最利。六合能交关合伙,或进喜偏宜。

  家宅之卦,若值六冲,定主迁移、合与、改造,如不,必有远行之兆。若与弟兄亲族同居,当有分开之变。六冲者不过改迁之事,不可便以不利而言。若得六合之卦,谋事不成宜添人口,如欲交关合伙,无不遂心。但若合处逢冲,又主分更之变。

  世动,有迁更之变。身空,无久远之居。

  世父为宅主,固不宜动,又不宜空。或动或空,皆主住居不久。

  火化木,则灶须承漏。水化土,则沟欠疏通。

  火爻为灶,如化水爻,必灶前或上漏或下湿。水爻为沟渠,若化土爻,决主阴沟淤塞,土得冲破反主流通。

  金化火,而锅铁崩伤。木化金,而家堂钉钭。

  金爻为锅,子亦为香炉,化出火爻,若非锅漏,即是香炉破损。木爻为家堂,又为卧床,若之金象,必是神堂有铁钭、或床上有铁钉。

  事之否藏,人之祸福,待临值月期当见,候旺生时节方来。

  要知祸到,当察凶爻。如望福来,远评吉象。凡爻神临于生旺之月,便见其因。吉神值月则吉,凶神值月则凶。

  是吉是凶,不出五行之外。或悔或吝,咸从四象之中。

创造宫室章第四十五
(以子孙为主,身世为凭。)

  兴工最怕鬼重交,更忌官来克世爻,助鬼伤身灾定染,随官入墓祸能招。

  起造兴工,大忌鬼爻发动,纵然不动官来克世,尤凶。如逢助鬼伤身,有妨家主。随官入墓,造后岂得兴家?

  内兴外旺年年发,父盛财安岁岁高,子动鬼衰身世旺并,无神煞作精妖。

  内卦为宅,外卦为人,二者皆临旺相,自然人宅兴隆。内外若值休囚,岂能发达?卦若空亡,便为凶断。父母为屋宇,如逢旺相,又无财动来伤,房屋定然绵远,后主荣华。卦得子孙发动、官鬼休囚、世爻不受冲克,动作之时永无妨碍。

修方动土章第四十六
 (以子孙为主,身世为凭。)

  开业兴修兼所伐,身临福德却为奇,子孙旺相千祥至,官鬼交重万祸欺,世旺逢生无禁忌,身衰受克有方隅,并占方向凶和吉,如此推之不改移。

  凡动土、兴工、创作、修砌、拆卸、垦掘、斫伐、更方、改向之类,皆以子孙持世,或旺相、或发动便无妨碍。子若休囚又不临世,卦中鬼爻又动,必有神煞为殃,切莫动作。又看世爻喜临旺相则吉,纵逢衰地亦得生扶,并无禁忌。世若休囚,却被鬼爻或日辰克冲,决有方隅。世落空亡,必多愆咎。鬼如落陷,殃祸无干,凡遇助鬼伤身、随官入墓不可用也。

  福住水爻宜动北,官居金位怕兴西,卯寅值子当修震,巳午逢官忌造离,鬼在戌中乾莫改,杀临辰土巽休趋,兄财父向皆无犯,独有官方必不宜。

  修方动土之事,所喜者子孙,所忌者官鬼,看鬼临何卦何爻,此方莫动。查子值何官何象,其向宜兴,假令卜得大壮卦,鬼在寅爻,艮方有煞,官居乾卦西北,有神福在震,官鬼亦属木,故东方又不可也。子居申象,惟独西南方永无禁忌。又如萃卦鬼在坤宫又居巳上,切忌西南与东南向莫动土。子临亥水又值兑,家西北与正西兴修不犯,其中兄弟妻财父母之方不须防避,惟有官临之处动必有殃。子在之方兴之,获福德之方虽吉,卦中鬼动或鬼克世,亦不宜动也。

  拆但岂嫌财象发,兴新偏忌父爻虚,造成屋室忧冲散,印绶无空更久居。

  凡论房屋以父母为用爻,最嫌财动,惟占拆卸旧房,不嫌财发,父纵落空,不须疑虑。凡创新房父宜有气,但嫌财值交重。财爻又不宜空,空则家资淡薄。又论未造之先井拆旧者,纵遇六冲无咎。房屋既成大忌六冲之卦,更怪父值空亡。卦不冲而父不空,方居久远。

工匠巧拙章第四十七
 (起造以间爻为主,单占以应象为凭。)

  造室修船择匠工,须凭应上定形踪,弟兄值此奸愚拙,财福临之精巧通,父母在时为作首,鬼能压倒祝符同。

  凡择五色工匠,皆看应爻。应临兄弟,此匠拙而且奸。应若临财临子,其人细巧多能。应临父母,堪为众匠之班头。应值鬼爻预防压倒。

  多言朱雀归其位,迟钝勾陈立此工,性独猖狂居白虎,才高伶利自青龙,空亡墓绝无功绩,造不周圆犯六冲。

  应临朱雀,开口多言倘招口舌,应带而去,其人迟钝,再见鬼爻匠忧跌卧。临白虎其性刚而且狠毒。遇青龙,心多智慧而技艺精通。若应值腾蛇,匠主虚浮之性,又存一倒之心。应逢玄武,为人甚好奸雄,如带兄官须防窃取。应爻纵带青龙财福,若落空亡、或临月破、或被日辰冲击,皆莫用之。如卜六冲之卦,匠必无缘,难全终给。

  应克世爻兄或动,伤财费料弗依徒,兴工卦内非如此,间作斯人辨吉凶。

  应如克世,匠怀暗损之心。兄弟动来克世,多费资财。单选匠人依前一。凡占起造,卦内所兼问匠人者,不取应爻,反凭二间,间若空亡,匠工无力,间克世爻,匠来欺主。间爻临鬼值腾蛇,须防压倒。

涓选日时章第四十八
 (吉则用子孙为主,凶则用官鬼为凭。)
  动土修房及造船,安床栽种下春蚕,裁衣蓄发加冠带,举殡除灵安葬连,探客出行医疗病,分居入宅与更迁,诸般吉日嫌官动,又怕官爻克世边。

  凡选一应吉日时,皆忌鬼爻发动,鬼纵不动,克世,亦凶。鬼如不动不克世爻,不值作事之日,便为吉也。

  虎动休迎棺椁至,兄兴开肆损财源,六冲不用成亲日,子动单忧赴任官。

  诸般吉日,忌鬼为先,凡接寿停,又嫌白虎。如作生涯,不宜兄动。结婚承继,皆忌六冲。惟有赴任官员,不嫌鬼发,反忌子孙动官空。

  写像安神同祭祷,官爻静旺却为先,鬼空必主神非在,鬼动还愁圣不安。

  凡写佛像并安奉神堂、及守天赛愿,看鬼爻,切不宜空,空则神祗不在,又不宜动,动则阴司不安。须得静而又旺,便获佳祥。鬼克世爻,亦非宜也。又论问卜着免灵日,亦看官爻,或动或旺必通灵,遇绝遇空无感应。卖卜者,喜官鬼。

  上学求师兼拜表,妻财发动事难圆,取徒继子并收养,父母交重永不全,各定忌神愁旺动,还须鬼静祸无干。

  上学攻书延师重傅、具揭奏本、进耳表章、修史铸印,皆用父母爻为主。父不空而财不动,便作良时。憎道傅徒、民间继子、及牧养六畜,皆取子为用爻,最嫌父动。但择日时,卦内忌神不动方不交重,鬼不克世,乃为吉日良时也。


迁移居什章第四十九
 (以内外为主,衰旺为凭。)

  守住迁居,内外两爻分得失;更方改向,福官二位察灾祥。内爻为已住之堂,间守内衰终不发,外卦乃未居之地,占移外旺定然昌。兄官若并内之爻,非宜旧室,财福如登外之象,大利新房。

  凡占守旧,须得内外旺相方为大吉,临胎没次之。若得妻财子孙在内,守住为高。内卦如临死休囚废,又带兄官,况无财福者,便宜火速移居,免遭愆咎。若卜迁移,须看外卦,旺带吉神则吉,休囚值凶煞则凶,外若空亡还须守旧,内如落陷速要更新。内外居旺,旧新皆吉。内外俱衰,行止皆凶。如占改向最宜财福兴隆,大忌兄官发动。虽然不动,兄鬼若临此向则凶。且如大有卦,财福之方宜朝东北正北,鬼兄之向莫对东南正西。离卦有兄官,正南尤忌。乾宫带财福,西北可宜。又如甲子旬壬申日占此卦,乾宫虽有财福,临空,不利西北,妻财虽在寅爻冲破,不宜东北,惟有子孙之向正遇长生,止宜正北。

  父为房屋之用爻,忧临空陷。子乃宅神之本位,喜值兴隆,鬼日凶爻,无则家资被耗。财云吉象,动则屋宇遭伤。父带吉星或化子孙而众福,父临凶杀或之官鬼以成殃。

  不论移居守旧,皆取父母为用。爻空则不久。子孙为宅神,旺须发福。官鬼为凶星,亦不宜动,动则多祸多殃。又不宜无,无则资财耗散。妻财为财帛亦不宜空,空则生涯冷淡,又不宜动,动则房屋有亏。父母之爻若值青龙天喜贵人者,或变子孙乃是发家之屋。父加白虎亡神或变官鬼便作损耗之房。

  所喜者,生世合世之方。所忌者,克身冲身之向。更忧官鬼之乡,又喜子孙之所。

  混卜利行何处,专看世爻,遇合叨生宜往,逢冲受克莫行。又忌鬼值之方,更喜福临之向,空亡之位,岂可安居?墓绝之乡,不宜移徙。假令问往何方,占得剥卦,此卦世临水象,大忌辰戌丑未克世之方,所喜申酉来生,往西则吉。又看鬼临巳上莫至东南,福在水乡利行正北。丑方虽合克世不宜。又如六月甲辰旬乙巳日,卜得无妄卦,水来克世不利北方,火赖木生宜行东北,岂知木值空亡,东亦不宜,细查官在申方西南尤忌,止喜福居午上,宜徙正南。因午属正南故也。

  卦入六冲,居之不久。世投四墓,行之不成。鬼动则诸般招祸,世空则凡事不宁。

  不论迁移守旧,若值六冲,皆居不久。世临墓库,移徙难成,墓得冲开,反能迁去。不拘住旧更新,不论东南西北,鬼如发动便作凶推。世若空亡,纵吉不吉。卦象纵然旺相又带青龙宜旧宜新,却要探微索隐,当行当止,还须阐易参玄。

同居共寓章第五十
(以世应为主,生克为凭。)

  与人共住应爻详,若值空亡不久长,扶世生身皆吉庆,倘来克世主乖张,世空已变他无变,应破他伤己不伤。

  占人同住却看世为我,应为他。应若空亡,他居不久。应如生世,必有益有情。应来克世,我被他伤。世值旬空,彼虽无变,我有更迁。应临月破,彼自遭殃无伤于己。

  应去生官官害世,彼唆殃祸至家乡,火宫在应防回禄,武鬼临他引贼藏,官鬼发时忧讼害,子孙旺处得祯祥。

  应与官爻同来克世、或应生鬼象,鬼自来伤,皆主他唆殃祸损我身家。应值火官,忧他失火。玄武鬼爻临应,虑彼不良、或窝赃盗、或引贼来家。六爻之内鬼如动者,便为不祥。若得子孙发动、或持世者,定见康宁也。

  兄动伐身多损耗,交重朱雀有非殃,六冲即便分南北,六合远须永远昌。

  兄弟动来克世,暗耗资财。朱雀爻兴,多生是非祸殃。六冲之卦,二边不久各东西。六合之爻,主客和同堪久住。
 
置产立户章第五十一
 (以福神为主,才象为凭。)

  置买田园屋兴舟,创丁立户事同求,福神当道妻财旺,管取兴隆利倍收。

  凡占置买田地、山场、房屋、舟车等物,及成丁立户事亦相同。卦得子孙持世或发动,妻财旺相或生世克世,定主广收花利财帛丰盈。若财落空亡又无福德,置产者终无利息,立户者家不荣昌。

  内外相冲非永远,兄官发动切须愁,应爻克世防侵损,世值空虚不久留。

  置产与创丁,皆忌六冲之卦,冲则不成,纵成不久,日辰冲世亦然。又论兄与鬼皆不宜动,兄动则无财无利,鬼动则多讼多非。若得鬼空兄陷,有利无殃。应如克世,常多侵扰之忧。世若空亡,产存不久。

  朱雀鸣时招口舌,勾陈动者许更修,船遇腾蛇惊渐至,屋逢玄武贼频偷。

  朱雀值鬼兴,置产多招口舌。勾陈临福动,房屋却喜更修。临鬼亦不可也。腾蛇带鬼为虚惊,又为精怪。田地山场,不必忌之。舟船遇此,惊恐不常。屋宇逢之,内藏魔倒。惟有玄武临官动者,不拘问屋问船,皆防贼至。
 
寄装丁产章第五十二
(以世应为主,福德为凭。)

  将产寄装他户下,能嫌世应犯其空,远年共籍爻逢合,近日分颜卦值冲。

  凡卜寄丁寄产,须观世应之爻。世空或寄不成,纵寄不久。应空,彼不相容,虽容不美。世应皆空,决然不利。世应俱动,后必有更。卦逢六合,永久和谐。合处逢冲,后来退悔。如卜六冲之卦,必是口是心非,彼我无情何能寄籍?

  福旺鬼衰皆喜悦,兄安雀静两和同,世遭应害防吞占,应若扶身决始终。

  寄装之事,须得子孙旺相,或持世上或值动爻,便无门户。鬼兄朱雀不动,终得安闲。兄值动爻克世,多遭破费。虽动不克世,纵费还轻。应带神克世,彼怀吞占之心,世得应生,全赖维持之力。应生世为美。

  鬼雀动兴多户役,文书空陷莫投从,旁爻克世加兄动,后虑傍人举首凶。

  鬼临朱雀交重,决与词讼、或审差徭。父母为产业,若落空亡,不宜寄此。旁爻兄动克世,必有他人举首。若得子孙同发,不妨。
 
治家分合章第五十三
 (以用爻为主,财福为凭。)

  治国齐家权最重,分居合伙数同排,弟兄当道兄宜旺,父母司权父怕衰,子媳掌家求福德,妻奴管舍伏妻财,自身专主推身世,各定爻神莫乱猜。

  若问治家之主,各有用爻。兄如专主,兄弟宜逢生旺。父母当权,文书不宜空绝。用在儿女,子莫休囚。家托妻孥,财爻莫陷。自身作主,须看世爻。他人代卜,应莫空亡。

  用旺变衰前获福,用衰变旺后生财,用爻静旺无冲克,前后兴隆谢上台。

  用神虽临旺相而变墓绝克冲、或之退气泄气,始虽茂盛终见萧条。主象纵值休囚,化出生扶进气、或之帝旺长生,前虽贫乏,后主荣华。用爻安静旺相又无冲克刑伤,定见始终发达家道兴隆。用旺虽临动处更变生扶,此乃锦上添花,理合答谢天地。

  六合年年增产业,六冲岁岁见多乖,福财若动佳祥兆,兄鬼如兴横祸来。

  若卜分居或占合住,先看用爻,次评诸象。爻当六合,添丁进产之荣。卦犯六冲,损物费财之祸。若得妻财子孙发动、或值世身,必多吉庆。兄弟动,则资财耗散。官鬼动,则词讼干连。

  内外卦爻逢旺相,纵无吉曜称君怀。死囚休废临其象,定主萧条又非灾。

  星辰不若五行,爻象曾如八卦,虽看爻神之动静,还推卦体之兴衰。内外二卦如临旺相之乡,纵无财福吉神,也主兴家发产。如临胎没,稍得从容。内外若遇死囚休废,纵有吉星,也难发达,非惟无福,反有灾愆。内外一旺一衰,事主半凶半吉。内外皆值空亡,定见破家荡产。衰卦变生扶,先贫而后富。旺卦之冲克,前富而后贫。

添丁纳使章第五十四
(以妻财为主,不遇绝空冲破为佳。)

  取奴财静称心怀,鬼动招殃兄动乖,财兴应爻生世吉,应空财破岂能谐。

  主占取仆,财乃用爻,亦不宜动,动须不久,又不宜空,空不助主。卦若无财,非为奴仆才。爻纵然有气,又不宜官鬼兄弟交重,鬼动则多灾讼。兄动则多是多非。若得鬼又安静,财兴应爻又来生世合世,必是助主兴家。应若空亡、或财被日冲月破,其仆身在此心向他人,有何力哉?

  游魂诚恐心常改,合处逢冲主仆开,前后卦中冲大忌,用临驿马去难来。

  凡卜游魂,此仆心常不定不可用之。如逢六合之卦,财爻不动不空,决然主仆相投,又能绵远。若合处逢冲,始虽和而终必竞,岂能久乎?若值六冲之卦、或变出六冲,皆说上下无缘,离心离德,复查驿马星,如值财爻或应爻动者,心在他行,后恐潜踪灭迹。驿马纵临财,应不动无妨。

雇请人工章第五十五
(以应爻为主,不遇绝空冲破为佳。)

  雇工人把应爻推,若落空亡意渐随,生合世身方得力,不逢冲破满年回。

  凡雇人工,以应爻为主,应若落空,岂能助力?应加旺相又来生世或合世,或兴世比和,皆得助主之力,应爻若被日冲月破、或六冲之卦,皆不得满年足月,半途而废也。

  兄官动以凶殃扰,财子兴而吉庆随,世克应爻人必服,应伤世象主遭亏。

  兄弟官鬼二者,皆不宜动,动则不宁。带朱雀动,易惹是非。临玄武动,倘遭失脱。虽动不克世犹可。兄鬼动来克世,其祸愈加。妻财旺而生世者,必假其力以生财。子孙持世或发动,则无忧而有喜。世如克应,可以服人。应克世爻,反来欺主。若得相生,上和下睦。

布种田禾章第五十六
 (以妻财为主,福德为凭。)

  凡卜田禾当看财,如居空绝莫衅栽,官爻持世兴伤世,便作凶荒复细开,火患焦枯天亢旱,水多洪雨没圩阶,土金二象螟蝗出,木被风吹虚耗灾,子动财兴方大熟,鬼空兄静永无乖。

  若卜田禾,财为主象。财临绝地又不生扶,若陷空中更无填实,子孙又不当道,必主无收。官鬼若持世上,纵不持世如值交重、或来克世,如此三端犯一,便为荒歉。鬼值火兴,其年亢旱。官临水动,洪雨连绵,临金临土,皆犯虫侵。惟值木官,收被狂风吹偃壳枇轻收。如无风害,必遭虚耗。阴阳秀而不实,鬼爻不动又不持世克世,虽带五行不必言也。若得子孙发动,妻财有气,鬼兄安静休囚,此等卦爻主为大熟。

浼妇育蚕章第五十七
(以应爻为主,财象为凭。)

  浼妇来家代育蚕,财为主象应为先,财中莫变兄和鬼,应上休临父与官。

  凡占蚕妇先察应爻次观财象,财若空亡、或化兄弟官鬼,便曰薄收。应爻若临父母官鬼,反伤蚕畜,不可用之。应发克世,设计中伤终无利益也。

  旺相子孙多蚕茧,交重兄弟少丝绵,父摇有害忧人触,子绝无收费叶钱。

  子孙旺相,多获丝绵。兄弟动兴,有亏资本。兄动子亦动,蚕反倍收。父母交二,犹恐人来触犯,宜慎蚕房。子如遇绝或值空亡,枉费叶钱,蚕花无望。

  鬼动六冲皆不用,卦逢震巽尽成欢,应空彼力无毫忽,财旺丝金获万千。

  官鬼发动,必损春蚕。鬼动子亦动,却辨兴衰。子旺鬼衰又无损害,子衰鬼旺仍作凶推。卦犯六冲无缘莫用。惟有震巽为蚕娘,或内或外得此卦中,其妇善能育饲。又看三爻与应爻皆为蚤妇,若犯月破旬空妇必懒惰眠起失时,或此妇既时有病。蚕妇不临空地,兄鬼不动财福皆兴,此等卦爻十倍收成。

养蚕作茧章第五十八
(以福神为卦主,财象为凭。)

  凡看春蚕,须得福神旺相;欲成丝茧,惟求财象兴隆。

  子孙为蚕花、妻财为丝茧,二者不可空与无,大宜旺相。

  鬼动福空,虽育半筐还损失;官衰子旺,任收十倍更盈余。财福二爻临木火,静而尤美;兄官两象值世应,动则尤凶。

  凡育春蚕,所喜者财福二爻,所忌者兄官两象。鬼如发动子又空亡,此蚕不拘多寡,殄灭无遣。鬼象衰而且静,子值旺乡,全收蚕利。子孙但临木火,多获丝斤。如临金水之爻,蚕僵利失。子居辰戌丑未,止得半收。又论子孙为蚕命之爻,不动不空静旺,称为大吉。兄弟官鬼不宜临世应之爻,静无大害,动兴灾。

  有子官兴,速去祈禳终有益。无孙鬼动,纵来祭祷也无功。子变父官,满室盈栏无结秀。官之财福,答天谢地有收成。

  鬼虽发动,子无刑克冲伤,若还祭祷,终有收成。子孙若受克逢空及不上卦,纵然请祷,亦无所收。子虽得地,若变兄弟鬼爻、或之墓绝、或被月建相伤,三眠四起虽不可观,到老收成大失所望。卦有子孙又见鬼爻发动,未可便作凶推。鬼若变为财福,若去酬神,自获蚕利。

  子乃蚕身,无片言之辨。鬼为病症,有五类之分。水犯湿青,火当焦退,金为亮白,土主痿黄,木被狂风,蛇遭惊恐,勾陈因动作之妨,白虎为丧家之犯,遇青龙虑笙箫歌唱,逢朱雀忧斗打喧争,玄武则秽气而冲,咸池则秽人而触。子防鼠耗,巳受蛇伤。鬼到巽宫倘遭风报,官来震卦恐受雷惊,坎中则被漏淋漓,离内则有伤火气。

  子孙之论其列在前,今推官鬼之爻,不宜发动,动必有伤,看值何爻,便知何病。水鬼主蚕鸟烂,火官渐渐焦稀,金主白僵,土当黄死,木鬼为日月风而损,腾蛇因惊吓而伤,勾陈鬼或曾更前改后动犯有妨。白虎反恐邻家举殡除灭、或有服之人进室,故损蚕花。青龙鬼倘逢淫乐及歌唱之声,朱雀鬼恐闻斗殴并喧嚷之非。玄武鬼防秽气之冲伤。咸池鬼忌秽人之独犯。子鬼虑鼠来吞,巳鬼忧蛇来啖。官临巽卦动,蚕被风伤。鬼在震宫兴,蚕遭雷吓。坎内鬼摇,蚕房雨滴。离中官发,伤火难调。鬼若静时,莫将此断。

  初为蚕种,见则宜更。二作蚕苗,带须受病。三曰蚕娘之位,犯必灾生。四云蚕叶之爻,临渠价重。五是蚕筐,逢之有损。六当蚕茧兰,遇者无收。虽临官而安静,稍见其殃,如值鬼以交重,定成此祸。

  卦列六爻,皆为蚕体。但逢官鬼,祸必相随。静则其祸还轻,动则此殃最重。鬼若交重,便宜祭祷。要知何祟,详见搜决神鬼章。

  父值身爻,有子无兄多损害。兄临世动,有财无子少丝绵。贪生忘克若分明,万事千端皆透彻。

  父母持世,或发动、或临日月、子必受伤,蚕难胜意。若兄弟与父爻同发,转助子威,蚕获大利。兄弟持世或发动或临日月,能克妻财,难收丝茧。如逢子兴兄爻皆动转生子象,其年倍得丝绵。凡看卦爻须察贪生忘克,不可卤莽轻言。

桑叶贵贱章第五十九
  (以妻财为主,福德为凭。)

  先察蚕花之得失,次观叶价之高低。蚕卦内惟凭三四之爻,叶卦中单取妻财之象。旺而生克世,贵若黄金;衰遭世克,伤贱如白土。

  蚕卦之中,兼推桑叶,却看三爻与四爻,如临官鬼,价必胜高,旺相尤贵。三四爻不逢鬼象、或值休囚,此叶必贱。单占桑叶,又不取三四之爻,独推财象,财旺则价高,财衰则价薄,财空则大贱,财爻持世克世,价必如金。世爻或月建克财,贱如灰土。

  才变兄官子变父,则前重后轻。妻之福德鬼之才,则前轻后重。

  才如得地,目下价高。变出兄弟、或变官爻、或之墓绝,叶价后不如前。妻才若化子孙、或变长生帝旺,价必日增贵高无比。卦纵无才,若官鬼或子孙化为水者,皆主始贱而终贵也。

  用行死财日利必轻微,主到旺生时价还高厚。

  要知叶价何日贵何日发,专看才爻。如临死日、败日、绝日、并兄弟值日,其价必轻。才遇生日、旺日、及子孙值日,此价方高。如占一日内贵贱,却把增长定之。

  卖恳子孙专主,买求兄弟当权。

  卖主来占,还须才旺,才来生旺克世或持世,更逢福德交重,必得重价。买主来占,要逢才弱,兄弟持世、或发动,必当贱卖,其价轻微。

  内旺外衰,他乡可置。内衰外旺,本境堪图。

  内卦与亲宫,皆为本处。外象兼他卦,咸作别乡。若内卦旺、或亲宫旺、或才居内卦亲宫,本境价高,宜往他境可买。如外卦旺或他宫旺或才居外卦,他宫远途反贵,本地偏宜。内外俱衰或俱旺,远近皆同。

  正卦有才之卦无,买须落后。主卦无才变卦有,卖则宜迟。

  主卦才爻当道,变卦无才,叶宜早卖,主卦虽无才象,变出才来有,桑必须迟脱。

  妻值火爻,必致朝增暮长。才居水位,决然日减时衰。

  叶价取财爻为主,总言应时则贵,背时则贱。卖叶必在四月之间,财宜火地,纵然来年冬月来占,如卜火才,目下虽值休囚,至次年孟夏,此火自然当道,岂不贵乎?

  此章若得精通,叶价便知贵贱。

六畜禽兽章第六十
 (以子孙为主,分宫生肖为凭。)

  一应飞禽,咸喜子孙旺相。诸般走兽,俱宜福德兴隆。

  凡占诸般禽兽,皆看子孙,旺相生扶,定然长养。若值旬空月破,必主亏伤。

  初鸡二犬三猪四羊五牛六马,鸭同鸡位,猫共犬爻。近日众牲,只取六爻之定位;远年禽兽,远凭八卦之分宫,乾马坤牛震龙坎豕兑羊艮犬离雉巽鸡,再加生肖之爻,可决血财之利,又附亥鱼酉鸡午鹿寅猫。

  凡推六畜,各有分宫,如初爻为鸡为鸭为鹅。二爻为犬为猫。三爻为猪。四爻为羊。五爻为牛。六爻为马为骡为驴。凡一年半载之禽兽,方看六爻,凡过五岁之众牲,却凭八卦。乾为马、坤为牛、坎为猪、震马龙又为兔、兑为羊、艮为犬又为鸟。离为雉,巽为鸡,不拘近远,禽兽不可不看生肖之爻,子鼠、丑牛、寅虎、卯兔、辰龙、巳蛇、午马、未羊、申猴、酉鸡、戌犬、亥猪,细查演禽之法,丁亥为猪、癸亥为鱼,故鱼附在亥。丁酉为鸡、己酉为鸡、癸酉为鸦、故鸟附在酉。丙午为马、戊午为獐、壬午为鹿、故獐鹿附在午。丙寅为虎、壬寅为豹、戊寅为猫、故猫附于寅位也。

  定位与分宫,不陷不冲逢旺吉。本命之生肖,临兄临鬼值空凶。

  分宫之爻,若值旬空、月破、日冲者,皆不为佳。或临官鬼兄弟必犯灾屯。分位如临财福又得生扶旺相,必然长养成群。本命即生肖之爻,纵值空冲破绝及兄弟之爻,俱各无碍,惟临官鬼立见伤残。

  父作忌神,不动或空为福。财当利息,逢生或旺为佳。兄乃劫财,摇须亏本。鬼为恶煞,动必生灾。

  父母为忌神,最宜安静。妻财为利息,大要生扶。兄弟为劫财,切嫌发动。官鬼为恶煞,纵不临分宫本命之乡,动必为祸。兄鬼为空,始终为吉。

  猫犬猪羊最嫌白虎,鸡鹅牛马惟喜青龙,雀临鬼动讼忧生,武带官爻物恐失。

  惟有猪羊猫犬四兽,最嫌白虎交重,其余之兽不忌此星。青龙发动,件件能收。鬼临朱雀动,易惹官非,鬼临玄武动,终遭失脱。

  六合还须养育,六冲切莫收留。要决刚柔,须详动静。欲知肥瘠,却看兴衰。

  六合之爻便宜喂养,六冲之卦岂可留延。合处逢冲,畜之不久,俱看分宫与子孙发动临恶煞,此畜顽劣,安静带吉星,其兽驯良。旺则肥,而衰则瘦也。

忧疑损害章第六十一
 (以身世为主,福德为凭。)

  人无远虑,倘遭旦夕之忧。易有久灵,能决往来之事。世位临空,己不受他之阻节。应爻落陷,彼非诉我之情由。官中扳害,外悉克内鬼愁兴。私下损伤,应忌伐身兄忌动。

  预防扳害,当论世应之爻。世若落空,祸殃皆脱。应若落空,他难损我。世应若不空亡,便寻生克,世克应或内克外,不论公私毫无克害。如应克世或外克内,必受其殃咎。若逢鬼动,事到公庭,如见兄摇,财遭破费。

  旺相子孙,灾讼决其缠染。交重官鬼,祸殃岂不牵连。月将生官,虽往宁家生不测。日辰制鬼,纵陪病体卧无妨。世旺无伤,任好探灾问讼,身衰有克,切非送殡乱辞幡。

  凡去探灾问讼送殡辞幡俯遭妨犯虑被仇伤一应忧疑,皆嫌官鬼。若得子孙旺相或发动或持世或临日月克制鬼爻,诸般无害。若逢官鬼发动、或旺相或持世或克世或临日月,皆惹祸殃鬼。若空亡,般般无忌。又看世爻,旺遇合生者嘻,衰逢冲克者凶。

  鬼值六神兴,定六般之患难。官临八卦动,分八向之忧危。朱雀同宫,莫去传音附信,青龙并位,休来新保为媒。如遇勾陈,拆旧更新当染患。若逢白虎,修棺合椁反招殃。住腾蛇事防连累,居玄武物被侵偷。

  官鬼之爻看临何兽发动,便知何事招殃。鬼临朱雀,事主文书或寄信或喧哗或词讼。或往火场,恐惹祸端,皆宜速避。青龙鬼动,事主花酒或行善原或往喜庆之家,反招殃祸。勾陈鬼杀、或至征战之所,祸起难逃。腾蛇鬼动,主妖怪或魔倒或虚惊或因动土而起。玄武鬼动,事主盗贼、或坑厕、或水利、或阴人、或往江湖而染患;

  在艮则忌临东北,不利山林。在坤则弗酶西南,岂宜坟墓。震为东向巽东南,起屋上梁休奉贺。兑乃西方乾西北,看经讲道莫登坛。坎嫌北往及江河,离怪南行兼炉冶。

  艮宫鬼动,祸起东北或山林及骨冢、兼少男并犬畜、或击石樵柴之类。坤宫鬼动,祸起西南,或坟墓及荒郊兼老妪,布疋犬兴并牛畜,或修砌动土之类。震宫鬼动,祸起正东、或创作或树木、并舟楫兼长男或木行船枋之类。巽宫鬼动,祸起东南、或兴造及风报,兼长女并鸡畜或竹芦花草之类。兑宫鬼动,祸起正西或庵堂或尼姑,及水利酒肆并少女同羊畜并祝巫妾妇。或念佛烧香之类。乾宫鬼动,祸起西北或寺观释子、或高楼兼金玉并白翁同骡马、及城垛或看经讲道之类。坎宫鬼动,祸起正北、或江河或盗贼及狱门,并中男兼豚豕、或沟坑池井之类。离宫鬼动,祸起正南或锅灶并窑炉及术士、兼中女或锐炮流星之类。申酉避凶丧,又避战征场内。寅卯忧斫伐兼忧造作门中。水愁水路之行,藏火虑火场之来往。辰戌忌山岭,丑未忌坟茔。
  鬼属金爻,忌丧家及征战并宰杀之类。鬼爻属木,忌造作并斫伐之类。鬼属水爻,忌江河并池井及混堂之类。鬼属火爻,忌火伤及窑炉之类。鬼属土爻,忌山林及荒郊坟墓之类。不动不必言也,又看鬼值何爻。便断何方莫去。且如鬼在坤宫,可决西南惹祸,余皆仿此。

  动必生殃,纵不克身仍不吉。静虽尤咎,若然伤世定然凶,随官入墓,处处屯。助鬼伤身,方方坎坷。

  凡官鬼之爻,不拘临在何爻何卦,动必为殃,纵不克世伤身,既动无不作祸。且如否卦四爻火官独发,前列火伤及窑炉大忌不可,拘疑往北方水路。鬼动亦见凶危,但若官摇,不论东南西北概不为详。鬼如安静,永不为殃。倘来冲克世爻,虽静亦能为祸。凡世身本命随官入墓、并助鬼伤身者,一切事情决无佳况。

  用象化官殃速至,鬼爻变子祸潜消。世上有官,吉曜纵兴终有害。卦中无鬼,凶星虽动永无伤。

  卦中鬼不交重又不克世,本为清吉,岂知用神动化官爻,反遭愆咎。卦内鬼爻虽动变出子孙,定主先凶后吉,祸必潜消。官虽不动若值世爻,纵有天喜贵人,此殃难解,卦中无鬼及落空亡,虽逢朱雀白虎凶星恶煞交重,并无损害。凡卜忧疑,鬼不临世克世又不发动,子孙旺相又不化出官爻,此等卦爻,决无祸患。人欲趋吉避凶,起未定卦乃决疑解惑,行止能分。心若竭而祈诚,言有叩而必应。


防非避讼章第六十二
(以官鬼为主,朱雀为凭。)

  时常问卜虑官司,却要官居空绝时,子动龙摇无横事,鬼兴雀噪定成词。

  凡占词讼有无,须推官鬼,鬼若空亡、或临绝地、或不上卦,便无官非。纵有官爻,若得子孙发动,或持世上,永不成词。鬼带青龙,亦无横祸;鬼临朱雀发动,讼必当兴;鬼爻若化子孙,见凶得吉。

  腾蛇值鬼牵连讼,玄武阴人盗贼知,白虎验伤分胜负,勾陈争产辩赢输。

  腾蛇鬼动,若不为牵连之讼,定不免光棍之非。玄武鬼动,祸起阴人。或为盗情,或因水利。白虎鬼动,事干丧服,或主枪伤打伤之累。勾陈鬼动,祸由田产、或为公差之事、亦或因债负之词。

  又云更推何象之为鬼,便见谁人起讼端。福德变成卑幼起、或因僧道及歌欢。妻财化出阴人仆。或为生涯货物牵。兄弟动来因手足朋友喧哗、或赌钱。爻逢父母之官者,尊长文书衣产船。官化官爻兴旧讼,变为空地不须言。

  要知何事何人起讼,但看何爻化出官爻。子孙化鬼,事起儿女之辈、或僧道医乐及善原并禽兽兼酌酒、或歌唱等类之讼。妻财化鬼,事起阴人、或奴仆及买卖并财物兼粮食等类之讼。兄弟化鬼,事起弟兄,或姨妹及朋友并同类兼中保媒妁等类,如加朱雀,便是赌博之讼。父母化鬼,事起尊长等辈、或文书及房屋并舟车兼袍服、或坟墓等类之讼。鬼化鬼,事起旧讼,不然亦主两情、或三衙门、或结后复告。以上六亲纵然此日官鬼化鬼若空,又不依前断之。

  离中鬼动因中女,艮内官兴为少男,以上他宫如此断,六爻安静讼无干。

  离官鬼动,事因中女、或火炮及炉灶并术士兼文墨等类之讼。艮官鬼动,事为少男、或山林及骨冢并犬畜等类之讼。乾宫鬼动,事为老翁,或寺庙及释子并城垛高楼兼骡马等类之讼。坎宫鬼动,事为中男、或江河及盗贼并水利兼猪畜等类之讼。震官鬼动,事为长男、或起造及树木并舟揖等类之讼。巽宫鬼动,事因长女、或花草及竹芦并使风兼鸡畜等类之讼。坤宫鬼动,事因老妪、或分坟墓及荒郊并牛畜布疋大车等类之讼。兑官鬼动,事因少女、或庵堂及尼姑并水利酒坊兼羊畜等类之讼。凡占讼有无,鬼若休囚安静,朱雀不摇,便无讼扰。

防火避焰章第六十三
 (吉则用子孙主,凶则用官鬼为主凭。)

  占火惟凭官鬼寻,交重克世火殃临,世中遇此兴家室,应上逢之起对门。内卦鬼兴忧本宅,外爻官动虑乡邻。要知何处红光透,八卦须将八向分,鬼在艮宫东北起,官居离卦正南焚。

  占火独须推官鬼,鬼如发动便有火殃,不克世身并内卦,虽见无妨。动来伤宅或克世爻,难逃回禄。世值鬼摇,本家起火;应临鬼动,对宅兴灾。内卦兴亲官鬼动,祸不离家。他官或外卦官兴,火由邻里。又看鬼动何官,便曰何方火炽。乾宫鬼动,西北兴灾。鬼在坎宫,殃生正北。官居艮上,东北遭殃。震上鬼临,正东受患。巽家鬼动,祸及东南。离内鬼兴,正南发觉。在坤,西南被害。在兑,正西起殃,卦中纵有鬼,若不动,则不必言。

  或空或绝无回禄,安静休囚也不侵。子动伤官殃息灭,福临世上火光沉。鬼爻暗动伤身者,倘中冤仇报复心。

  卦无官鬼,纵有或值空绝,必无火光。爻如有鬼,若值衰静不克世爻,亦无害。卦见子动或持世、或陷日月,火必潜消。官虽静、或被动爻冲官、或日辰冲鬼、鬼与应爻同克世,恐仇人放火,防备须严。问火有无,须要官鬼休囚,亦不发动又不克世,便无火殃。

提防盗贼章第六十四
(以官鬼为主,玄武为凭。)

  子旺官空玄武静,门窗不闭永无忧。玄摇鬼发远财助,墙壁坚牢也被偷。

  凡占盗贼有无,却凭官鬼,鬼在空亡及不上卦,玄武又不发动,必无盗贼来侵,纵有鬼爻,不临玄武又不交重,亦无贼至。官爻虽动,而玄武不动,子孙况值交重或临世上,终无失脱。子与鬼爻皆动却看旺衰,子旺官衰不须疑虑;子衰官旺,贼势难防。玄武与官鬼二爻皆动,又遇动爻助鬼或日月生官,虽然屋宇坚牢,穿偷难免,鬼如化子纵被侵偷,必然缉获。

  那月官临生旺值,便知此贼至门头,交重玄武无官鬼,有口无心不必愁,艮家鬼动防东北,坎北离南一理求。

  要知贼冠何月来侵,便看鬼临长生帝旺生扶之月,又看临值何月,便知此贼方来。假如占得明夷卦,四爻土鬼动,土赖火生,先防五月,土生在申,再忧七月。鬼临丑土,腊月当来,其余诸卦就此推详又推。玄武发动鬼值旬空,贼虽起意终不来侵。要知贼在何方,且看鬼居何卦,鬼在乾宫,贼居西北,不来亦在寺观之中。鬼在坎宫,贼藏水口,不然亦在北方。鬼在艮宫,便言东北、或在山林。震宫鬼动,盗隐正东,若非树下,定近船坊木行之所。官居巽卦,当日东南,必近竹园或草堆之所。鬼在离宫,南方之贼,若不在窑炉之所,必匿于银铜铁匠之家。坤宫鬼动,便断西南,若不居坟墓之所,必在荒郊旷野之内。鬼入兑宫,贼从西路,或在鱼池水阁之傍,或近小庙庵堂之处。卦内鬼多不动,玄武朱雀皆兴,兄弟化出官爻,必是赌输而为盗,玄武临财化鬼,若非妻妾之亲,必是奴丁为盗。在内则本家之仆,在外则他姓之奴。玄武子孙化鬼须防子侄,或僧道来偷。玄武父母化鬼,倘遭尊长相侵,或被不就文人作盗。玄武官化官爻,必是远年绩贼。玄武鬼爻白虎,当推戴孝之人。卦内官爻及化出官爻,如临空陷,皆不可以盗贼言之。
 
御避灾患章第六十五
  (吉则用子孙为主,凶则用官鬼为凭。)

  防灾避患忌官爻,安静休囚祸不招,遇旺遇生灾速起,或无或陷病潜消,不伤身世无魔瘴,如值交重难莫逃,日月制之殃咎散,子孙一动灭邪妖。

  凡占自身疾病有无,当详官鬼,鬼逢生旺必见灾速。若落空亡或不上卦,永不为殃。鬼如发动岂不生灾,不克世身终无疾厄,官爻虽动,若得子孙同发、或子临日月、或子孙居世,万祸潜消。无鬼便无灾。

  谁爻化鬼谁人犯,那命临官那个遭,更论六亲谁受克,可推轻重决分毫。

  又论合家病疾有无,须寻用象。父爻化鬼灾至椿萱。兄象化官祸延手足。子化官爻,殃从儿女。财之用象,病在妻奴。宫化宫爻,令门受患。世化官爻,病临自己;应之鬼位,妻妾不宁。复查人之本命临官,必主为灾;假令占得某卦,午火临官便曰属马生人受患,余照其详。鬼若空亡,不依此断,更看六亲之象,不可受伤。财动则祸忧尊长,鬼兴则殃及兄弟,兄摇妻病,父动儿灾,妻若来占,子动夫君受患。其余问卜,子兴皆作康宁。问病有无,卦内忌神不动,鬼不交重,用神不值旬空月破,便言平安。

何处得病章第六十六
  (以官爻为主,动象为凭。)

  欲知何处起灾星,须把交复位向真,爻静可将外卦取,无官却在本宫寻,当推官伏何爻下,鬼上飞爻方有因,假令卜得家人卦,鬼伏三爻辛酉金,但看飞神己亥水,便言西北犯灵神,飞官伏鬼皆空者,病体终无邪祟侵。

  凡占何处得灾,并看何方犯祟,不论卦中有鬼无鬼,如见动爻,即以动爻取之。火动曰南,水动曰北,如卦安静亦有官鬼,便取外卦断之。外巽则东南起祸,外乾则西北招殃。卦若安静又无鬼者,并不取外卦而推,却看鬼伏在何爻之下,鬼上飞爻定其方向,假令讼卦安静,鬼伏三爻午火之下,便云病起南方。又如遁卦三爻六爻动,既有动爻便言动,动申是西南,戌乃西北,病从一处岂有二方?即要二者并看,只曰西方。又如遁卦安静,卦虽有鬼并无动爻,便将外卦而决,祸从西北而来。又如小畜卦初爻二爻动,官鬼虽无,动爻可取鬼当正北,寅为东北,二象并推总言在北。又如小畜卦初爻二爻动,无官难取外卦,方看鬼伏三爻之下,祟于西北方来,卦如无鬼伏鬼再空,并无神祟。

  之一又论八宫鬼动云:坤象鬼兴遭坟野,艮家官动起山林,离宫或到窑炉处,乾兑曾冲寺庙门,震巽树林花草路,坎卦江河池沼村。鬼值本宫非出境,官方惹祸却评论。

  官若动时,亦不如前所断。鬼在坤宫,必往西南犯祟、或登坟墓、或田野之间。鬼在艮宫,曾行东北,不然便往山林。鬼在离宫,南方染祸、或往火场、或到窑炉之所。鬼在坤宫,理推西南、或到寺观之中、或步高楼之上。鬼在兑宫,正西有犯、或往庵堂、或居水口。鬼在震宫,正东惹祸、或往树林之下、或登船轿之中。巽宫鬼发,曾步东南或到竹园之侧、或居柴草之傍。鬼在坎宫,病从北至、或履江湖之口、或逢骤雨淋身。鬼如独发,又看地支所属之方,假令贲卦初爻独发,病起东方,余皆仿此宫。鬼如不独发,则不必言也。如爻乱动,照前八卦推之,又看鬼在本宫或在内卦,便言当地之灾。鬼在外卦或在他宫动者,当推病起外方,学者自宜通变。

  之二又论六神值鬼云:青龙鬼动因权悦,或往亲朋喜事家,或到树林芳草处,或叨酌酒及簪花。

  鬼值青龙,灾由喜处、或探亲访友、或酬酒簪花、或去游山、或居树下、或谒贵人,以上等方病从此得。

  朱雀鬼兴因恼怒,是非词讼及文章,看书写字兼歌唱,皆是生灾惹祸方。

  鬼临朱雀,灾由怒气,或被闲非词讼或曾写书修书或遇喧哗或逢歌耍、或视火场染其灾祸。

  勾陈鬼动病难痊,倘至田傍墓后前,或为他修并自作,莫非禁忌有牵连。

  鬼值勾陈,灾由跌磕、或登坟左墓右、或行地后田前、或曾内外动作,故有灾瘴。

  腾蛇若带鬼爻兴,病为惊惶惧吓成,或被七情伤气血,或逢鬼魅作妖精。

  鬼值腾蛇,灾由惊恐或多思虑、或有忧愁、或遇妖邪,故生灾瘴。

  白虎相临官鬼兴,或闻邻近有悲声,或观撤席行丧过,或视兵戈及宰牲。

  官临白虎,祸起哀声、或邻里之临丧、或新朋之撤席、或往孝堂之内、或见刀兵或逢宰杀,如此数般祸从斯出。

  玄武还从水路来,或贪酒色得其灾,或经沐浴兼逢雨,或受寒邪病更乘。

  玄武临官,灾由酒色、或往江河、或曾冒雨、或经失物、或被盗惊起病之由,细宜斟酌。

痘疹起回章第六十七
 (以官鬼为主,五行六象为凭。)

  未种花时问种花,卦无官者痘无芽,鬼空鬼绝无斑疹,官动官兴有痘瘀。

  凡占出痘,须看官爻,鬼若空亡及不上卦,决然不出。卦中纵有鬼动亦值休囚、或逢冲散、或遇绝乡、或化克绝,皆非出也。官如发动不临死绝刑伤,鬼纵休囚若变为有气,便种痘花。鬼虽不动或逢旺相之期,亦当起发。卦虽无鬼,倘然本月临官,反生痘痧。

  年上临官年出痘,月中值鬼月栽花,鬼休子旺当稀朗,鬼旺福衰稠密加,若见腾蛇临火发,定主麻痘断无差。

  若问何年种豆,便看鬼临生旺之年,卦若无官,又察何年值鬼。如占何月栽花,便推鬼逢生旺之月;要知何日,亦看鬼旺之期,大同小异一理而推。卦中官鬼休囚子孙旺相、或值世家,纵然出痘,亦主稀疏。官如旺相,子若休囚,痘生时下稠密非常,又论腾蛇临火发动,鬼虽安静必发痘疹。

病源真假章第六十八
(以官鬼为主,旺衰为凭。)

  凡占疾厄假和真,官鬼交重病必兴,旺相亦然遭此患,临空遇绝是虚名。

  凡占是病不是病,只论官爻,再无别议。鬼若交重,必成此症。官虽不动,若逢生旺,亦断此灾。卦如无鬼及落空亡、或临绝处,似是而非病不真也。

  随官入墓灾非假,助鬼伤身祸必兴,日月制官实不实,子孙旺动疾难凭。

  凡值随官入墓助鬼伤身,其祸当兴,灾难,回避。要知病散,须看子孙。若得子旺官衰、日月及临福德,卦内子爻或动克制。
 
疾病吉凶章第六十九
 (以用神为主,元神为凭。)

  疾病须求用象兴,元神旺动定为亨,忌神切莫交重位,日月将来配克生,动看变爻知去就,无寻伏象觉亏盈。

  凡占疾病专看用爻,卦中若得用爻有气元神发动、忌神安静,便主无妨。忌神忌动,如元神同发者,转助用爻,病反得详。卦内元神不动,闲神况值休囚,更逢月建或日辰相克,也主倾危。用象虽临弱地,如逢日月生扶,决然无咎。用如安静,不必细详,用若交重须推变化,变出生扶,则吉;变成墓绝,则凶。卦中如无用象,当察伏神,更推日月,日月又无主象,伏神又被刑伤,再查互卦。互中体用二爻亦无用神者,方言无救。主卦虽无用象,倘然伏出无伤,决难损命。伏出纵遭刑克,远查日月并互卦之中有一用爻,亦无害也。又论用爻上卦正值旬空,却看病之远近,暴病逢空可救,久病逢空必死。虽值空亡,还分衰旺。空如旺相,纵然久病也无妨。空若休囚,但遇日冲亦不死。倘若立时空又值旬空,不拘远近之病,无不倾亡。用爻虽不落空,如临月破必致伤身。

  用爻有气元神动,忌神纵发不须惊。主象休囚加克破,体虽无恙也遭倾。用神旺相逢扶助,病纵临危反主生。

  占病,得用爻旺相元神又动,日月纵来相伤永不受克,忌神虽发,亦不为殃。主象若值休囚,元神又静,忌神况值交重、或被月建日辰伐用,身虽小病,后必伤躯。用象如临旺地又遇生扶,决有起死回生之兆。

  忌变生而用变克,分毫之疾恐伤刑,用之旺者忌之绝,沉重之灾即刻轻,如此定之留万古,何须海外再求明。休把卦名推祸福,莫将神煞决忧祯,空身空命皆非忌,无鬼无财岂足凭。

  疾病卦中忌神旺动又变生扶,主象衰摇化成死绝,元神又之克破,岂有救哉?用神虽居衰位,化出帝旺长生,又逢扶助忌神虽动而化为克伤死绝之乡,不能制用,病虽沉重,旦夕可安,如此推之并无差谬。其中有论卦名者,切不可也。经云易卦渊源论五行阴阳之理,本生生可怜愚昧无知识颠倒阴阳论卦名,今有人论神煞者亦非也。经云易卦阴阳在变通五行生克妙无穷,时人不辨阴阳理,神煞将来定吉凶。假令子占父病,父爻旺相,墓门煞或大煞又动,用爻有气,岂能死乎?又如夫占妻病,财爻无气父兄皆动,纵得月解天医同发,用既遭伤,岂不死推?故此五行为重,神煞难凭,星家专忌本命空亡,此非正道。且如甲子旬占,空当戌亥,寰中万万属猪属犬生人,岂皆命绝?前人又言病人无鬼必死,岂无验乎?天玄赋中虽曰占病无鬼必无叩告之门,乃天年命尽也,其病不瘳。且如兄占弟病,鬼乃忌神,岂宜在卦?又如父占子病,鬼作仇人,焉可用之?若据理上论病只取用爻旺衰生克,便决存亡。凡卦无鬼不过无神祟耳,岂就作天年命尽乎?况今屡试无官之卦,未必死也。又辨无财者理更差误,财爻虽为饮食,无者不过目今饮食不食,焉能丧命?只有夫占妻、主占仆看,惟忌财空,其余占者皆不忌。

  又云惟有六冲分缓急,病源却要自斟量,初灾遇此当全瘥,久病逢之命必伤,合处逢冲同此意,不凭主象弱和强,更论土爻临鬼动,爻凶少吉祸难禳。

  病得六冲化冲、合处逢冲,皆要审其远近重轻,如暴病来占,朝夕即当痊愈。若久病占之,用象虽然旺相,也主身亡。又论近病逢冲则愈,重病逢冲则死。卦纵不冲,用爻亦旺,凡遇财鬼动者,万可言死。惟占尊长,鬼为元神,动则祈让可疗。

  疾病生克论之一:百病重轻,不出五行生死;万民生死,难逃八卦兴衰。

  且如水为主象,畏土纵金;卦中土静火兴,不须畏忌。爻内火安土动,却不为祥。怕逢巳午二时喜遇木金二字。又如火土皆动,见木反凶,得酉申而助水疑此病以方痊。假令金藏土下,飞能生伏为佳,如木爻安静日忌卯寅,若木象交重时忧亥子,正所谓逢金则吉,遇水则凶。复将土作用神,卦见水木火爻三动,不作凶推,当从吉断。时遇午申,土得生扶则吉,日逢卯巳,土临死绝则囚。又论火是用爻,独逢水发日遇戌辰丑未,水遭土克无妨,一见酉申当命尽,但求寅卯必身安。若用居衰木化入金乡,卦无亥子父兴,必难救度,查何日逢金,便决何时作殡。倘若金空亦非此断,节产亥子,命亦回生,细究何爻动静,便知那日存亡。其中有贪生忘克,救处遭伤、盈虚却要精详,岂可寻常概论?

  占自己病断之二:自卜身宫疾病临,先凭世象次凭身,怕逢月破旬空内,喜见生扶拱合亲。克世之爻为忌客,来生之象作元神,随官入墓灾难瘥,助鬼伤身命必沉。

  自占己病,专看世,爻若临月故不拘新旧之病命亦难全。世若落空当明缓急,急症堪医,旧病不救。若空中有气,目下无妨后来难保。世象不临旬空月破,又看旺衰,世若休囚却被动爻相克、或遭日月来伤,或变为死绝,毫无救助之爻,岂不天年命尽?世纵休囚,若得动爻生助,或逢日月扶持、或化为有气,纵临危而不死。世若旺相虽无生助之爻,亦无所害。凡克世者名曰忌象,宜静不宜动,生世者名曰元神,宜旺不宜空。占他人之病,身世随官入墓,不必忌之,命随鬼入墓即凶矣!惟独自占身世,命随鬼入墓者命不回生,其中助鬼伤身理亦同也。又看卦身,若墓绝子月建或墓绝于变爻,决无救矣!

  占他人病断之三:代问他人看应爻,若临月破最难逃,遇冲遇克身难救,逢旺逢生病必消,生应元神宜发动,克他忌象怕重交,卦身有气还须吉,应位逢官祸必招。

  代卜他人之病,应作用爻,如临月破旬空其命难保。应如衰弱亦遭动象或日月来伤、或应变为墓绝,便主凶危。应纵休囚,若得变为生旺、或动爻及日月相扶,命还有救。凡生应之爻是元神而宜动,克应之象乃忌客而宜空。鬼临应上病必难痊。次察卦身,亦不可临于月破,又不可成墓绝之乡。卦身或墓、或绝于月建之中,皆为凶兆也。

  占何日病退云之四:凡卜病人何日瘥,用临生旺体当安,元神值日灾须减,忌象遭伤病必痊,助鬼伤身逢福解,随官入墓见冲欢,若然主象临其绝,且待生时免祸愆。

  占病何日得痊,须推主象。卦中元神旺相,忌客休囚得无用爻者,便取用爻值日而安卦中,如有用爻而衰弱者,方取生旺之期。倘若用爻重重太旺者,反喜入墓之时,如不太旺又取元神值日,忌神若动,须逢冲克忌神之日,方得安康。若逢助鬼伤身又利子孙值日。随官入墓,还求冲墓之辰。用象如临绝地逢生,必主乎宁。

  占何日病凶云之五:病者来占凶日详,用爻无气更遭伤,忌爻那日逢生助,便主身危立孝堂。忌神旺动仇人发,用神失位反无妨,变怕日辰临用地,若还挨过免凄惶,元神被克灾加重,忌客逢生定受殃,月破用爻天命止,纵然旺相也须亡。

  论病何日见凶,不过看用爻生克,用如无气被日辰克者为凶,忌动用衰甚日再生忌神者死。又论卦中元神不发,忌神兴仇神皆动,独无用爻,日前无事,待后用神值日难以回避,定入黄泉。倘若忌神仇神兴元神同发,亦无主象,候至用爻值日反主无妨,复陈卦内用象既衰,全赖元神相救,能忧忌客来伤,日辰克制元神,灾当沉重。忌象如逢生旺之时定成凶咎。主象如逢月破,不拘衰旺,命必归阴。且如子占父病,五月甲子日,占得观之益卦,此卦父爻化居旺地,又带青龙贵人,本为吉象,岂知父临月破,后至乙亥日,元神绝而忌神生,果然父丧。又如妻占夫病,三月甲子旬丁卯日,卜得涣之垢卦,所嫌仇神忌神皆动,独无用爻,又鬼伏仇爻之下,又值旬空,毫无救。挨至乙亥日用爻透出,免受忌神来伤,夫果死也。假令弟占兄病,十月戊辰日,卜得剥初二三爻皆动,却本卦无兄弟,所喜申金兄弟伏在世爻用爻透出果应病痊。又如父占子病,五月甲午旬癸卯日,占得萃卦上六爻动,此卦子孙太弱,父母相而又动,虽受卯日相伤,又逢月建扶起,父又化为进气能克用爻,虽有元神暗动又值立时空不能相救,后至丙午日忌象叨生,此男果死。又如夫占妻病,三月甲戌旬庚辰日,卜得师卦九二上六爻动,此卦青龙财爻持世,兄弟又不交重,鬼又化出财来,本为佳兆,岂知土官发动,书云更论土爻临鬼动,多凶少吉祸难让,果应五月庚申日,官遇长生月建又扶土鬼,此鬼太刚死而可验。又如父占女久远病,七月甲寅旬癸亥日,卜得艮卦安静,此卦用爻临月建,忌神又不兴似无凶兆,岂知卦犯六冲,经云初灾遇此当瘵瘥,久病逢之命必伤,果应在子月戊午日,用象死于月建,败于日辰,其女死也。又母占子病,九月甲子旬辛未日,卜得归妹卦安静,此卦六爻无子,虽伏出亥水子孙在四爻之下,又落空亡,世上父母又被日辰冲动本绝卦也,岂知互出水火既济取互体坎水配成兑卦,子孙此乃无中生有也。惟互出之爻,再不受日月并动爻伤克,此子果应亥月戊子日,用值旺乡,病全脱体。凡占父母及家主尊长之类,取父母为用神,官鬼为元神,妻财为忌神、子孙为仇神、兄弟为泄气。凡占兄弟朋友之类,兄弟为用神,父母为元神,官鬼为忌神,妻财为仇神,子孙为泄气。凡占子孙卑幼之类,子孙为用神,兄弟为元神,父母为忌神,官鬼为仇神,妻财为泄气。凡占妻妾、弟妇子室奴婢之类,妻财为用神,子孙为元神,兄弟为忌神,父母为仇神,官鬼为泄气。凡占夫主、官员之类,官鬼为用神,妻财为元神,子孙为忌神,兄弟为仇神,父母为泄气。占自己取世为用爻,生世者为元神,克世者为忌神。占他人取应为用爻,生应者为元神,克应者为忌神。此法非惟占病,凡看卦,无不用之。

灾病缠脱章第七十
 (以福神为主,用象为凭。)

  身处灾生相貌残,鬼兴鬼动定缠绵,随官入墓终难脱,助鬼伤身永不痊,世受官伤成痼疾,子孙一动立时安。

  凡占带疾不带疾,最嫌官鬼兴隆,官如旺相,病必缠身,纵不旺相,发动亦然。若值随官入墓、或助鬼伤身,必成痼疾。鬼克世爻亦难脱体。若得子孙旺相、或发动、或持世、或临日月,病得离身。

  六冲旦夕灾殃散,无鬼终须病不缠,鬼若空亡无疾厄,忌神旺发患多年,鬼化福神他日解,用象兴隆祸不干。

  六冲之卦,此患易消,合处逢冲后来方解。鬼不上卦及落空亡,永无殃疾。纵有鬼象,若变福神,目下虽凶,后当解脱。虽凭官鬼,亦要看用爻,用值旬空月破,病亦难痊。土象休囚,更被忌神发动,岂不成凶?用爻纵弱,如逢动出元神,虽有此灾,决非损寿。用父若得兴隆,官鬼又居衰地,始虽见病终不成殃。

却避灾暑章第七十一
 (以用爻为主,福德为凭。)

  天行酷暑,岂无避暑之方。人染患灾,亦有却灾之所。悟道择清闲之处,修真访幽僻之居。四者皆宜子动,诸般各忌官兴,占己世爻休墓绝,问他用体怕空亡。
  凡占避暑、养病悟道、修真等事,皆宜福德交重,各忌官爻发动。占自己,以世爻为主,卜他人,以应象为凭。若问亲人,当推用象,如临旺相、或遇生扶,却灾得脱、悟道得成。用神如遇月破旬空、或临墓绝,不惟无福,反惹非殃。

  子孙发动好参禅,修心得道。官鬼交重难避暑,养病反凶。

  子孙旺相或发动者,参禅打坐无不成功,避暑却灾必如其愿。官鬼交重或旺相者,心欲求安,反遭不测。

  父母扶身宜投书馆,福神生世利到僧堂。

  父母生世,宜往文墨之所及尊长之家。子孙生世,利居僧道之门、并卑幼之处。兄弟生世,宜到弟兄朋友之家,妻财生世,当往妻族友仆隶下人之寓。官鬼生世,偏宜宦宅安身。

  一卦皆安,方是修行之路。六爻尽破,岂为养静之窝?用爻旺者遇青龙,宜行此地。岂象兴而加白虎,弗往其家。

  诸爻俱卜随寓而安,一卦六冲,往返不定。用爻有气,更值青龙,利有攸往。忌象交重,又临白虎,此处休行。

  动见腾蛇,还愁惊恐。交逢驿马,更虑奔驰。武值鬼爻兴,失财欠利。雀临兄象动,绕舌不宁。

  腾蛇动,倘遇惊惶。驿马临兄鬼动,不利游行。驿马动,临财福,千里皆安。鬼临玄武交重,必遭失脱。雀值兄爻发动,是非当谨。

  艮卦有官休登山岭,坎宫见鬼莫往江湖。在震,则正东惹祸,临乾,则西北招殃。兑中财变官爻,色迷尤忌。巽内兄之鬼象,风患难防。

  艮宫鬼动,忌行东北,莫往山林。坎卦鬼摇,北方不利,水池非宜。震鬼莫居船内,并忌东行。乾宫西北为凶,莫游庙宇。兑宫鬼动,必有闹非。若财变官爻,毋贪美色。巽卦鬼兴及兄化鬼者,皆恐冒风。离宫鬼动,虑见火惊。坤卦鬼兴,莫居墓侧。

  主合咸池,休贪美色,用冲华盖、或华盖克用爻、或鬼临华盖动,皆恐僧道之门惹祸,如却灾避暑去,则成凶,惟有悟道修行,反成正果。又看世在内卦兴亲宫,宜居在迩。世临他官兴外卦,利在遐方。内卦旺,本境如心。外卦旺,他乡遂意。
求医疗病章第七十二
(以子孙为主,应象为凭。)

  子为药剂应为医,福德交重病必驱,鬼旺福灾病不治,官衰子旺患能除,应空只恐人难遇,子陷还愁药不宜。

  凡卜求医,子为用象,子如发动,药奏神功。其中官鬼太旺,子值休囚此灾不愈。官如衰弱福值兴隆,更得应克世爻、或外伤内卦,必遇卢医,灾无不瘥。如内克外、及世克应、子孙旺相,还可。子再休囚,药无效验,月将伤官铲有余。鬼若遇生财或动,子孙纵发作空虚。

  父如发动,药力全空。父与兄弟同发,子赖兄生,其药有效。若得月建、或日辰克制官爻,如逢岐伯。倘或鬼临日月、或鬼持世卦,虽有子药亦无功。又如子财并发,官伏财扶,岂能治病?财子纵发,卦无鬼或鬼空,仍复有效。凡论医药,若得子孙上卦,官父两安,应不空亡,方其效也。

医家治病章第七十三
(以子孙为主,世应为凭。)

  应为病者世为医,子为药效鬼为灾,鬼强子弱殃难解,福旺官柔病渐衰,应上坐官真疾病,身中带福妙医才。

  医人来卜,反把应为病体,世乃自身,子为药效,鬼作灾殃,官旺子衰或官摇子静,病决难医。子动官静、或子旺官柔,药无不效,应若临官,病真莫疗。世如值福,治病能痊。

  世如克应灾当瘥,应若生身实主谐,子动兄安财静旺,仙丹妙剂获多财。应空他不迎吾救,世陷吾非治彼灾。

  世克应爻、或内克外卦,能疗其灾。应如生世及外生内爻、或卦逢六合,有为而来主宾相得。妻财旺相,子值交重,鬼静兄安,药且灵而利倍得。应值空亡,彼必无心就我。世居空地己心悚懒,医恐不成。

  兄动倘遭同辈阻,财空休望谢金来,六冲岂得终其事,官化官忧病复乖,应克世身兄雀动,反遭非讼莫开怀。

  兄弟发动或克世爻,必被同袍霸占。木若逢空,药金莫望。六冲之卦,医不始终。鬼化鬼爻、或卦有二官皆动,病复变病,岂能治之。应如克世、兄动财空又加雀噪,非惟求谢,反惹闲非。

搜决神鬼章第七十四
 (以官鬼动爻为主,五行六兽为凭。)

  凡论神司,须凭官鬼,不值旬空或旺或衰皆作祟,但临卦上若动若静,概为神仙推。鬼值五行,次察官临六兽,再查病源缓急,便知何祟为殃。

  若卜神司,当推官鬼,鬼若空亡及不上卦,决无鬼祟,不可妄言。鬼若不空,不拘衰旺动静,皆作神司。若发动或持世;神力狷狂,犯宜急祷。又看鬼临何爻何兽,方言何鬼何神,六兽五行开列于后。

  金为刀下之魂,喘敕横亡之鬼,缓则关公总管,急则丧部伤司,青龙为汉寿亭侯。朱雀乃金都元帅。陈蛇云七煞,白虎曰丧殃。玄武则曹堂西府。退送,则病体安康。

  金鬼,土刀枪伤死鬼、喘敕鬼、横亡鬼,症之缓者,宜祷关爷并总管。病之急者,必酬丧杀并伤神。带青龙,则云长公之有碍。临朱雀,相金元七之为灾。带勾陈腾蛇,为七煞土。带白虎,为丧煞及伤司。带玄武,为水伤水道之类。

  木乃杖责之魂,疯疾悬梁之鬼,缓则山神五圣,急则东兵家堂。白虎同宫,门外谢伤追锣鼓。青龙共位,堂前酬原品笙萧。勾陈则九良星煞。腾蛇则树圣山神。雀武为草野三郎,祭虞必灾非统汝。

  木鬼主刑责加析鬼、疯疾鬼、缢死鬼、症之缓者必犯山神土地及五圣尊神。症之急者,必干东岳并家堂众神。带白虎,速酬大小伤司。带青龙,宜赛枷锁之原、及祷喜庆之神。带勾陈有犯九良星。土带腾蛇,若非山神,必是树上之神,又为作犯土。带朱雀或带玄武,皆为草野三郎。

  水曰投河奔井之魂、服卣腰疼之鬼,缓则水仙施相,急则河太金龙。阳龙断云台法主、亦犯萧公。阴龙推南海慈尊、又冲杜氏。玄武为佑圣真君。朱雀恐江河许原。遇陈蛇断为坑厕。逢白虎论作水伤。

  水鬼主溺死鬼、腰疼鬼、服卣死鬼。症之缓者,则为火仙五圣及镇海施相公。症之急者,犯水中河太、或曹三并金龙四大王。阳鬼值青龙,乃三官大帝及五圣之神。阴鬼值青龙,为观世音及杜氏夫人。鬼带玄武,为北极真君。带朱雀,水池上许愿心。带勾陈或腾蛇,便曰水口作犯上。如水鬼化兄、或水兄化鬼又带陈蛇者,便是坑厕土神。鬼临白虎,须求水部伤司。

  火是毒疮痨之魂,带血焚烧之鬼,缓则东厨香愿,急则陆相华山。青龙犯五福之星,陈蛇动三煞之土,白虎玄坛加横鬼。玄武南堂共水神。朱雀华光司命并酬口原方宁。

  火鬼主疮毒鬼、痨怯鬼、带血鬼、烧死鬼、心疼鬼、症之缓者,宜谢灶神并香愿。症之急者,亦有轻重之分:轻病宜酬陆引,陆相即是南堂;重病宜拜华山,华山即五福大神。带青龙亦为五福。带勾陈或腾蛇皆为三煞土。带白虎为赵玄坛及痴癫鬼。带玄武为南堂及水神。带朱雀为华光,华光乃五显灵官,又为司命,即是灶神。

  土言瘟疫之魂、膨胀虚黄之鬼,缓则庙神土府,急则贤圣城隍。青龙为素土,勾陈曰土皇,白虎金神忌,玄武坑厕妨,腾蛇当作犯兼求本境之神,朱雀合天曹并谢飞游之土。

  土鬼主瘟疫鬼、膨胀鬼、黄病鬼,症之缓者,为庙内之神、大为土神。症之急者,为五方贤圣、又为城隍。带青龙为正上宜素诰。带勾陈为土皇,却宜中奏。带白虎为金神,即七煞上带玄武为水口作犯上,若鬼化兄、或兄化鬼,便为坑厕。土带腾蛇为作犯,土又为腾蛇上亦为当方上杀神祠。带朱雀为飞土。若在乾兑二卦,便作天曹,纵不在乾兑卦中,如带天咒或地咒或负结煞亦是天曹土,天咒煞云:正二鼠来三四酉,五六马头七猴走八鸡九犬,十逢猪子兔丑鼠,为天咒。地咒煞正月从卯上顺行十二位,负结煞云:正二猪亏三四牛,五六其星向兔游,七八蛇宫九十未,十一十二酉中求。

  看鬼临何卦何爻而发动,知那处犯神犯煞以干连。官居坎位北方侵,或兴水口。鬼到离宫南向碍,或动灶前。艮主山林或遭东北。坤成坟墓或值西南。乾为西北,兑为西、或犯天曹修寺观。巽作东南。震作东,或伐树林并起造。六鬼必造墙作墓。五官必砌路修街。四象断门栏、或兴工于檐下,三爻推房内、或动犯于桥梁。二乃修厨作灶。初为穿井开沟。在世则本宅兴修,在应则对门垦掘。临门爻,窗开不便。化兄弟,坑造不通。

  以上所言,皆论上鬼逐一开明,不必再注。

  亥作天门及张壬之扰害。带青龙之象,宜叩三元。子为北斗兼河伯以为殃。加玄武之爻当酬圣帝。丑言牛触之魂,寅是虎伤之鬼,卯禳东岳,辰谢龙王,巳推火德尊星、蛇伤之鬼,午断金枪教主、马踏之魂,未曰伽蓝,申云元帅,酉命雌雄二煞,戌逢恶犬伤人。

  亥鬼为张壬,即祠山大帝。外鬼带青龙,为三官大帝;内鬼带青龙,为水仙五圣。子鬼为北斗、又为河伯水官,在外带玄武,为驿帝,在内带玄武,为水伤。丑鬼为土神,又为土伤之鬼。寅鬼为东岳、又为虎伤之鬼。卯鬼亦为东岳,辰鬼土神、又为龙王。巳鬼为火德星君并蚕室、又为蛇伤之鬼。午鬼为金枪教主,即五显灵官、并马伤之鬼。未鬼为土神,又为伽蓝土地,申鬼为元帅将军之职并伤司,又有寺观中所犯之神。酉鬼为佛象并丧煞、又为少女。戌鬼为土神,又为犬伤之鬼。

  六乃上仓至圣、坟墓之神。五为中界至尊、路途之鬼。四推檐外伤朝门前魍魉。三断(此处缺)

  鬼在六爻,为上苍素原、并坟墓土神、或远方之鬼。鬼在五爻为中界至尊、即东岳也,又为栏路五圣、并五路大神、或倒路之鬼。鬼在四爻为大小伤神、并在右仪门将军、又为门前之鬼。鬼在三爻,为家堂并郡王,即府城隍,又为床婆弟兄鬼,及房内鬼、桥上鬼。鬼在二爻为县城隍并灶神,又为夫妻等鬼、厨下鬼。鬼在初爻,为土地并井泉童子,并井前之鬼,如无井即土鬼。

  官临世上,注开六象之神。鬼值空中,莫断片殃之祟。

  鬼值初爻持世,家堂作祸,鬼值二世,上气为实、并社坛作祟。鬼值三世,犯桥道中之鬼,若非桥道,即是园中花木之精。鬼值四世,犯五道亦有师王佛实之灾。五世无鬼不言。鬼值六世,山神为害,及星宿降灾。六爻内鬼虽持世,空则不言。

  青龙财子化官爻,福神相照。兑雀文书之鬼象,前愿相催。

  青龙若临财武临福化出官爻,必是福神见咎。福神者,大则五福及茶延,小则五圣及五路。凡判鬼神,须审病源轻重,重则大神,轻则小祟。复看朱雀临父母变出鬼爻,必是先年许下之愿。若居兑卦,又犯天曹。

  父母内兴,方断祠堂之宗相;椿萱外动,可言外族之高亲。财动内宫,必妻魂而妾魄;妻摇外卦,非奴仆即情人。兄兴为手足之亲、相知之辈;福动乃儿孙之鬼,僧道之灵。

  父在内卦及亲宫动者,便曰本宗之尊长。父居外卦及他宫动者,乃言外姓之尊亲。财临内卦或亲宫动者,必先亡之妻妾。财值他宫及外卦动者,若非奴仆,必恩爱之情人。兄弟动者,或昆弟或姨妹或朋友之魂。子孙动者,为儿女为侄为婿,又为僧道之魂。

  卦有动爻,病有鬼魅。且如三爻动,则三魂,四象兴而四鬼。若定阴阳,重单是男交折女。如分方向,卯动东方酉动西。

  凡推儿官,专看动爻,一爻动则一魂。两爻动,则两鬼。欲分男女,须看阴阳。重则为男交则为女。要知鬼食荤素,惟有子孙及青龙爻动者,皆宜素祭,其余爻动,概合荤素。要知鬼在何方,却看动临何象。且如子爻动,正北方之鬼,丑爻动,东北方之鬼,其余仿此。

  卦静当寻外象,无官另看伏神。鬼上飞爻,其方又定。

  卦无动爻,只取外卦。且如外属乾宫,则病从西北。外临坤卦,则祸起西南。六爻内有鬼者,如此看之。内外皆无官鬼,又不取外卦为凭,另寻鬼伏何爻之下,鬼上飞神定其所向。假令卜得颐卦安静,鬼伏三爻之下,便取飞神庚辰上,辰者,东南之向,断必无差。又如讼卦安静,鬼亦伏在三爻午火之下,便曰南方,伏鬼再空,莫言祸祟。

  细查何象临官,便议何神作祟,请祷则福无不至,祈禳则祸无不消,今作此篇切为却灾而度命,恐人妄断,恒忧好杀而费财,万不可轻言,一一还须细论,将六兽端配五行决诸神,终无一误详其的确,方判无私。

  总论八宫值鬼诀之一

  鬼发乾宫庙内神。

  原因西北方来,误犯寺观或庙内神司,旧许上苍素原或天灯、香愿、经卷、斗齐之类,已逝椿庭并老故之魂,头风之鬼。

  坎宫鬼动北方来,水部神司定作灾,溺死耳聋同扰害,中男为耗岂能谐。

  坎宫鬼动,祸在北方,水路神司并家内中男作耗,亦有耳聋之鬼、瀹死之魂。坎在外三爻又为北斗,又加玄武亦作玄天上帝。

  艮卦官兴东北方,山神五圣少男当,地氏土府方隅犯,手指皆为疮烂鼻亡。

  艮宫鬼动,东北方来,冒犯土神、五圣并山神、土地为殃,亦有家内少男及臂疮手折指烂鼻等鬼。

  震鬼东方犯九天,三茅东岳树神干,杖伤之魂舟中鬼,折足之魂其长男。

  震宫鬼动,祸在东方,宜叩九天。九天者,雷祀大帝,即王枢经也。又犯三茅真君及东岳尊神、及树头神圣,亦有长男为祟、或天嗔、或责毙兼折足、驾舟等鬼。

  巽主东南施相尊,园林神道亦生嗔,路冲腿折腰跎鬼,缢死麻疯长女魂。

  巽宫鬼动,病患东南,有干镇海施相公、花园树木神道、并长女及缢死、疯疾腿折腰跎等鬼。

  离家鬼发,起南方火部诸神司命王、目疾焚烧亡二鬼、速酬中女及焚香。

  离宫鬼动,神撤南方有犯,南斗六司、火德星君、五显灵官、香头灶神之类,更有中女并眼盲火烧之类。

  坤鬼西南犯土皇、或因坟墓有相妨。脸黄腹胀身亡鬼老妪他魂及母娘。

  坤宫鬼动,西南犯土不宁、或坟墓上并已故萱堂及老阴人、兼虚黄鼓胀之鬼。

  兑卦西方鬼,缺唇祝巫少女共伤,神佛天口许何曾赛,更中仇家咒咀心。

  兑宫鬼动,祸染正西,会许佛天之类,亦犯伤神并少女、兼缺唇师巫等鬼。加朱雀动,若非自己罚誓心,是他人咒咀天曹。

  总论五行值鬼诀之二

  金爻值鬼犯西伤,总管丧神七煞妨,张相金罡刀下鬼,叶神钟师武安王。

  鬼值金爻为煞,更有西伤,即五道也。叶神即九卓也。钟师即钟将军。武安王即关公。张相即六五相公并金神七煞、金元七总管及寺内金刚、自刎之鬼,锁条之愿。

  木鬼,茶廷枷锁当船神、草野及家堂萧公东岳、悬梁鬼、树圣山神共九良。

  鬼值木爻为茶延、草野家堂、东岳树神、山神、舟中神、枷锁原心九良星煞。萧公即五圣。悬梁即缢死鬼也。

  水鬼,观音兴武天龙王,北斗又三元祠山杜氏金龙四河太曹堂并水仙、施相晏公兼宋相落水亡灵坑井泉。

  鬼值水爻,为观世音、三官驿帝、北斗龙王、祠山大帝、金龙四大王、水仙五圣、杜氏夫人、河太曹三、施相公、宋相公、晏公坑厕主、井泉童子、徐大将军、河伯水官并瀹死亡魂。

  火鬼,玄坛五福祠南堂五头灶、东厨萧堂香原焚烧鬼,荧惑星君三煞司。

  鬼值火爻,为赵玄坛、五福大神、五显灵官、火德星君、银神三煞、天灯香愿,南堂五圣、灶神并火烧鬼。

  土鬼,城隍社庙神、五方贤圣上皇尊、皮肠大王瘟疫鬼、土地腾蛇太岁君。

  鬼值土爻,为城隍土壳神祠庙中神道、五方贤圣、土皇土地太岁、腾蛇、皮肠大王并瘟疫鬼。

  此论五行神所属,还将六兽入官寻,轻重较量同此看,切莫胡言判鬼神。

  总论六神值诀之三

  青龙东岳及家堂,五福茶筵花煞妨,萧公五路花枷原,三官产妇海龙王。

  鬼值青龙,为东岳、家堂、茶筵、花煞、五圣、龙王、三官大帝、五路尊神,并枷锁愿心产亡之鬼。

  朱雀城隍草野求,华光总管广灵侯,天曹司命囹圄鬼,旧许金钱未答酬。

  鬼值朱雀,为城隍、草野总管天曹华光即五显灵官,广灵侯即南堂陆太君,司令即灶神,并旧欠愿心牢中之鬼。

  勾陈值鬼细推详,必犯承天后土皇,跌死伤亡随体现,止苍贤圣降洪殃。

  鬼值勾陈,为土皇并五方贤圣,跌死之鬼。

  腾蛇妖怪却临门,作犯方隅皇社神,或断腾蛇坟墓土,产亡缢死二灵魂。

  鬼值腾蛇为妖怪,并作犯上。又为腾蛇土当方土地里社之神、及产亡、缢死二鬼。

  白虎西台大小伤,金神五道叶神堂,雌雄二煞玄坛将,刀剑伤身虎咬亡。

  鬼值白虎,为伤司五道丧煞。赵玄坛金神即七煞也,叶神即九卓也,并刀伤虎伤之鬼。

  玄武采山同圣帝,伏尸坑厕井神台,曹堂杜氏加河太,溺水穿斋二鬼来。

  鬼值玄武,为圣帝曹三河太伏尸坑厕土井泉童子、杜氏夫人。采山即草野三郎、并瀹死窃盗二鬼。

  然定六神诸圣位,还须八卦五行排,谁爻临鬼详端的,莫累人间虚费财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ly.liuchunyang.com.cn/index.php/post/40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1026298780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